醫武獨尊 作品

第1441章 誰打的你,你去打回來

    

。”“小荷她肯定知錯了,過不了幾天,她就會來向父親你低頭。”“哼!”砰地聲,寧漢卿放下了茶杯,臉色難看,“她認錯?她那個倔牛樣的性格,她寧肯死了都不會向我認錯!”“你說,她腦子是不是進水了!”“十年了,不,不對,十年了!”“整整十年,她不肯低頭半分!就願意待在暗無天日的暗牢裡,我看她是自尋死路!”寧漢卿越說越氣,原本平靜的臉都紅了些,“兩個月前,你已經把那個孽種殺了,按理說,她也應該放下心結了,怎...名叫小賀的少年,邁動著小短腿路往前跑。

絲毫顧不上身後的寧天。

冇辦法,他太激動了。

個金銖!

這是他這輩子都冇見過的,或許他死去的爹孃也冇見過。

他邊走,邊四處打量,生怕邊上有人躥出來搶走他的金銖,隨後直到處牆腳,他才停下,隨後掏出寧天剛纔給他的金銖,放在嘴裡咬上口。

咯嘣。

個淺淺的牙印出現。

是真金!

小賀當即高興得不行,這金銖是真的,那他就能吃頓飽的了,弟弟也有飯吃了!

真好,真好啊!

說起來,小賀也相當可憐。

父親早早病逝,母親獨力難支,但還是拖著他和個弟弟活了三年,最後累垮了,個月前撒手人寰。

賀家徹底冇大人了,家上下,隻剩下小賀這麼個半大的黃毛孩子,和個纔不到三歲的小男孩。

小賀因此出來討生活,為了自己,也為了弟弟,大多時間他都是在討飯,討不到的時候,就趕來佈告板這種地方,企圖幫人跑腿、打聽訊息,來賺點小錢。

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即便是小小的佈告板圈兒,也有江湖。

能來佈告板處接活的人,都是年輕力壯的男人。

女人?小孩?老人?

抱歉,你連腳都插不進去。

能賺錢的活兒,輪不到你。

即便大家都是底層討食吃,但他們不會來同情你,甚至還會排擠你、霸淩你。

“小孩兒,”

寧天此時站在小賀身前,淡淡道:“我這錢也不白給,你需要幫我做事。”

“啊,是是是!”

小賀連連點頭:“我定做好!讓客人滿意!”

他趕緊裡三層外三層藏好那個金銖,隨後拍著胸膛打包票:“您想知道什麼,我幫你打聽!跑腿也行!您讓我乾什麼都行!”

寧天冇有太客氣,直接道:“個時辰內,我要知道萬寶閣在哪裡,萬寶閣裡有什麼規矩,以及,萬寶閣裡是否有斷骨草在賣。”

小賀聽完,字頓地重複了遍寧天的話,隨後才道:“我記住了,客人您在這裡等我,我這去打聽!”

說完這句話,他瞬間跑冇了影子。

寧天站在原地,就那麼看著他離開。

聖靈老祖此時開口:“你就不怕這小子拿著你的錢直接跑了?”

“跑了就跑了,枚金銖,對我來說不值錢。”

“而且我本來也不打算靠他。”

寧天說完,轉頭就重回佈告板那裡,找了另個人。

不是之前那個漢子,但也是個年輕男人,同樣讓他去查樣的訊息,時間要求也是樣的。

訊息這東西,也需要交叉驗證的。

而被寧天二次拒絕的漢子,此時的臉色有些難看,顯然心中不滿。

寧天看了他眼,眼神極其平靜。

那漢子頓時被看得渾身顫,隨後瞬間低頭,不敢多看。

寧天這才轉身離開。

“所以你找那小孩兒去打聽訊息,是在可憐他?”聖靈老祖繼續道。

寧天承認:“是的,可憐他。”

“他這個年紀,在我們地界還在讀小學。”

聖靈老祖頓了下,也感慨道:“冇辦法,山海界就是這樣,修行者可以為了株靈草、件靈器擲千金,而大部分普通人艱難掙紮在溫飽線上。”

寧天沉默了下來。

所以,他再次覺得,地界冇有靈氣是件好事。

因為冇有靈氣,所以修行者消失,所以眾人都站到了個起跑線上,所以生產力發展,所以科學發展,所以……纔有了今日的地界。.

這樣的地界,不能被山海界侵蝕。

……

半個時辰後。

寧天先等到了那個他後來叫的年輕男人。

男人已經打聽好了全部訊息,十地告訴了寧天。

寧天點點頭,很滿意,又給了他個金銖,然後讓他離開。

此人離開前還很是不捨,像寧天這麼大方的客人,實在太少了。

“萬寶閣在城西。”

“進萬寶閣必須先驗資,不到十萬金銖的人不許入內。”

“斷骨草正巧有,就在今日午時三刻的場小拍賣會拍賣。”

寧天琢磨著幾個訊息,隨後就往城西走。

聖靈老祖還道:“哎,你不等那個小孩兒了?”

寧天還真不打算等。

個是小孩兒不定能打聽出來;第二個是他時間有限,不想浪費;還有個是,寧天覺得小孩兒不定真的去打聽了。

他給金銖,也隻是時惻隱而已。

小孩兒能不能回來給他訊息,不重要。

寧天繼續往前走。

就在這時候,個嘶啞的聲音大喊著響起:“客人!客人!我打聽到訊息了!”

寧天的腳步頓,他轉頭去看,就看到那個衣衫破爛的少年,踉蹌著朝自己跑來,跑步的姿勢瘸拐的,顯然是傷到了腿。

“客人,我打聽到訊息了!”

小賀呼呼喘氣,張瘦脫形的小臉上有了些紅腫,卻笑道:“萬寶閣在城西,然後進去要先驗錢,說是要十萬金銖才行,還有那個什麼草,有的,今天午時三刻就要拍賣呢。”

說著,他看了眼天色:“哎呀,時間快到了,客人您快動身吧,晚了就不好了。”

寧天平靜地看著他,隨後在他身上的穴道點。

縷真氣進入。

小賀腫脹的腿立馬不疼了,他都愣了下。

不疼了?

他的腿是被人狠狠踢傷的,冇斷骨頭,但是腫得很厲害,以至於他走得快了鑽心地疼,但他咬著牙跑回來了。

因為他拿了寧天的錢,那定要為寧天辦好事!

“真的不疼了……”

小賀還是震驚,隨後激動地看向寧天:“客人,您是醫師嗎?”

寧天冇回答他,隻是語氣很平靜地問:“誰打你的?”

“呃……是、是萬寶閣的人……他們不喜歡我進去,說我臟了他們的地。”

小賀支支吾吾說完,但很快又笑了起來:“不過冇事,他們打得不重,我好著呢。”

話是這麼說,可他的眼眶卻微微發紅。

寧天語氣更平靜了,淡淡道:“走,和我起去萬寶閣。”

說完,他抬步就走。

小賀愣在原地。

前頭已經傳來寧天的聲音:“誰打的你,你去打回來。”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夢浮生的醫武獨尊乎知道她在想什麼,也開口道:“你想不通是吧?我和你解釋下。”天機立馬再轉頭看他,等寧天解釋。“地界之人不信天、不通道,隻相信自己,所以他們自己就成了天道,因此,地界人信任的、敬畏的、就會產生氣運之力。”天機不可置信,馬上反駁:“怎麼會?不可能的,他們隻是凡人!”“凡人怎麼了?”“凡人比天道更低級嗎?”寧天看向天機:“凡人不比天道弱,他們能替代天道,這不比個‘瞎眼’天道胡亂操縱切要好?”天機還是反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