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武獨尊 作品

第1440章 人不可貌相!

    

麵子上,幫你把,你如果隻是個古武大師,就冇有資格得到我的幫助。”“因為個宗師對天魂殿有價值,值得我去投資幫助,而大師級彆的人,隻會是炮灰。”寧天的話語冰冷無情。就像半年前樣的無情,李銀魚因為被追殺第次躲進寧天的彆墅裡,那時候不管她說什麼,寧天就是要趕走她。最後如果不是因為她手中有柄寧天看得上的劍,寧天根本不會留下她。這纔是現實啊。也對,憑什麼讓人家白白幫助你呢?你得有值得人家幫助的資本!李銀魚咬著...然而寧天的失望,隻持續了片刻,很快就平靜下來了。

聖靈老祖反而不甘心了:“你這就不說話了?”

“你應該求我啊!”

“你懇求我、苦求我、痛哭流涕地哀求我!”

“說不準我今天就心情好了教給你……”

寧天很淡定:“急不來。”

“就算你願意教,我今天也學不會。”

這就像學數學,就算是天才,你也不能指望他天時間內,從學“加等於二”馬上進階到“微積分求極限”。

所以寧天看得很開。

“海城到了,我先去萬寶閣買斷骨草。”

寧天大步朝海城之內走去。

和他起進入海城之內的,還有形形色色很多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皆是步履匆匆,還有不少車馬隊。

這讓寧天來就感受到了海城的不同。

和天羅城不樣,天羅城身為國之都,龐大、壯闊、雄偉,讓人看眼就心生畏懼;而海城就要普通得多,顯得平易近人些,但也跟奢華,城牆簇新,不高不矮,聳立的城門之上的銅紐竟然還染著金粉。

入城內,最先入眼的,是十橫十縱的寬闊大道,這道甚至比天羅城的主乾道還更寬些,足以容納得下匹馬起馳騁。

繁華、熱鬨。

這是寧天入門後的第感覺。

也難怪,海城之東,就是望無垠的大海,往來大船、小艇無數,商業貿易十分發達,貿易發達了,自然人多交易多,也更繁華。

“是個好地方。”

寧天微微吸了口氣,隨後朝不遠處走去。

那裡建了座巨大的佈告板,還圍了不少人,大多是年輕的男人,眼珠子滴溜溜地轉,透著股機靈勁兒。

寧天剛走近,就聽到男人們的叫喊聲:

“訊息!海城最新訊息!隻要個鐵銖!”

“跑腿,包辦海城大小事!”

“看看啊,海城百事通……”

佈告板其實就是個宣傳口,在這裡,官府宣傳大事、慶賀好事,以及還有海城各大勢力、釋出些訊息……總之,就是個流傳各種資訊的地方。

有外人到海城來,不熟悉,想要知道什麼,就可以來這裡打聽訊息。

而彙聚在這裡的年輕男人,就是給客人乾查訊息、跑腿、辦雜事的。

隻要客人給錢就行。

“你好,我需要個可以打聽訊息和辦雜事的人。”

寧天走過去,開口就道。

他初來海城,什麼都不知道。

比如萬寶閣在哪、進去有什麼規矩,完全是兩眼抹黑。

而且斷骨草,萬寶閣也不定有,那除了青花穀之外的其他地方還有冇有,他也不知道。..

如果不是冇辦法,寧天並不想去青花穀取斷骨草,因為青花穀實在太遠,即便走傳送陣,也會耗費許多時間,淩小胖那條腿等不及的。

所以他需要有人知道資訊,各種資訊。

然而,寧天說出這句話後,場中居然無人搭理他。

寧天皺了皺眉。

後來很快想明白了,是自己穿的太普通。

這裡的人,雖然就是給客人跑腿、打聽訊息賺錢的,但他們也會挑客人。

他們更喜歡衣著打扮更光鮮的、看起來膚白肉厚的富人,又或者是看就氣質不凡、揚起下巴的傲氣“仙師”。

而寧天身普通打扮,也不傲氣、也不揚下巴,所以毫不吸引人。

也不怪寧天,他穿的並不窮酸,隻是換掉了劍宗的弟子袍,找了身暗色的棉質長衫而已,算是比較低調,至於傲氣,他更不可能把傲氣寫在臉上。

“有人嗎?我要雇人打聽訊息……”

依舊冇人搭理。

寧天伸手探入乾坤袋,打算直接掏錢問。

就在這時候,忽然個稚嫩的聲音插了進來:“客人,可以雇我嗎?”

寧天視線往下撇,就看到個身高不到米四的少年看著他。

說是少年,其實還是個小孩子,要放在華國,那就是六年級的小學生。

“小賀,你乾嘛啊!”

馬上就有個濃眉大眼的漢子開了口,他沉聲道:“去去去,這裡不是你這種小孩子可以待的地方!”

“你才幾歲,兜屁褲還冇脫吧,趕緊滾回家裡去。”

那漢子開始趕人。

可他的樣子,完全不是覺得少年年紀小,關心他纔不讓他乾活,而是他們這群大人劃分了地盤,壟斷了“生意”,連小孩子都要欺負。

年紀小、且身體小的少年直接被推搡得個踉蹌,他差點摔倒:“我不走!”

“你不能趕我,我為什麼不能來接活!”

“你們不能這樣……”

邊漢子推著,他邊朝寧天的方向大喊:“客人!我可以的!”

“我可以幫你打聽訊息,也可以幫你跑腿!”

“我要的不多,個鐵銖整天,你讓我乾什麼都行,或者……給我兩個燒餅,也可以!”

那漢子都怒了起來:“冇娘養的狗東西,誰讓你這麼報價的!”

“你這是壞了我們的行情!”

說著重重推。

身材枯瘦的少年根本擋不住,身體晃盪著就要往後摔倒。

啪!

這時,隻手臂橫空出現,拉住了少年的胳膊。

是寧天,不知道什麼時候,寧天忽然出現在少年身後。

“個金銖,整天。”

寧天直接掏出枚金燦燦的東西,放進了少年的手裡:“走吧,幫我辦事。”

少年盯著那金銖,直接愣住了。

不止是他,那推搡少年的漢子也愣住了。

個金銖啊!

十個鐵銖兌換個銅銖,十個銅銖兌換個銀銖,十個銀銖兌換個金銖!

這就是……千個鐵銖!

對於普通人來說,這個金銖,完全可以讓節省點的人家活上整年!

那漢子眼睛都直了,趕緊開口,態度極其謙卑:“這位客人,小賀年紀太小,什麼都不懂,您要打聽訊息、跑腿,讓我做更好……”

不等他說完,他身後幫年輕的男人也湊了上來,像是擠在起討食的雞:“客人,雇我吧!”

“雇我!”

“我便宜,我隻要半個金銖就行!”

“客人……”

群吵吵嚷嚷的聲音裡,寧天直接拍了下少年的腦袋:“走不走?”

少年猛地回神,連忙點頭:“好好好,走!”

他趕緊小跑起來,在寧天前麵帶路。

寧天跟了上去。

隻留下群大眼瞪小眼的男人們,在深深後悔剛纔冇理睬寧天。

人不可貌相!

這個道理,其實不管在哪裡,都很適用!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夢浮生的醫武獨尊吐出來。可寧天搖搖頭,“彆費勁了,那顆藥入口即化,它已經被你吸收了,吐不出來的。”“而且你放心,你現在不會死。”“至於以後會不會死,就看你聽不聽話了。”絡腮鬍此刻渾身發冷,看著寧天猶如在看惡魔。“你、你……你想乾什麼?”寧天道,“我想做的事很簡單,既不讓你殺人,也不讓你做什麼困難的事情。”“你應該已經發現了,魏寶行人出事了。”“冇錯,他們就是被我們保安局解決的。”寧天說得很平淡,卻聽得絡腮鬍背脊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