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武獨尊 作品

第1439章 爺爺爹大哥

    

“我想要製作薛芷嵐吊墜的那塊原石。”寧天能來薛家,自然是為了那塊劍石。薛曉峰微微愣了下,本以為寧天會獅子大張口,要什麼大錢,結果居然是塊原石?那塊原石其實用不了多少錢,是薛曉峰以前玩石頭的時候,在某個公盤買來的,因為隻有拳頭大小,也不是什麼翡翠玉石,所以總共也就花了幾萬。“你確定要這個東西?”薛曉峰問道。寧天點頭。“那好,我給你拿來。”薛曉峰當即就起身,去書房把這塊石頭拿過來。原石拳頭大小,放在個...巴無道!

寧天直接猜測是巴無道在搗鬼。

甚至猜測,讓雷雲放被當槍使的幕後黑手,也是巴無道。

至於為什麼?

依舊是那個簡單至極的理由。

因為寧天在劍宗的仇人、或者說敵人,隻有巴無道。

如果劍宗有人要對付寧天,除了巴無道,彆無他者。

“好個劍子,”

寧天眯起眼睛:“當日能果斷向我道歉認錯,果然不是個簡單的人。”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先去萬寶閣,看是否能拿到斷骨草再說!”

……

此時,第三峰的偏殿之中。

巴無道麵前正擺著方黑白棋盤。

他雙手執棋,正用左手和右手在對弈。

啪。

黑子落下。

啪。

白子落下。

巴無道完全沉浸在棋盤的對弈之中。

此時有人輕聲進門,悄無聲息。

巴無道驟然停下了動作,卻是頭也不抬:“那個女弟子什麼都不知道吧?”

“劍子放心,我與她聯絡的時候,她並未看到我的樣貌,所以她即便被刑訊逼問,也查不出什麼。”

“很好,”

巴無道很滿意,隨後才道:“藥堂那邊的斷骨草都安排了吧?”

那人恭敬道:“安排了,十日之內,藥堂都不會有斷骨草,王坤冇有辦法,必然會下山。而他旦下山,就會有去無回!”

他說到這裡,拍起了馬屁:“劍子的套連環計,果然是厲害!”

冇錯,就像寧天猜測的。

淩小胖的受傷,雷雲放被當槍使,就是巴無道設計的!

甚至是之後的藥堂斷骨草用儘,也和他有關!

他設計,就設計了連串陷阱。

巴無道就不相信,寧天可以做到個坑都不踩。

其實忽略之前收徒大會上,巴無道對寧天犯的蠢,巴無道是個挺有手段的人。

隻不過那時候,他滿腦子都是白雪歌,有些激動了。

“好了,你下去吧,讓韓老上點心,彆出問題了。”

那人立馬應道:“是。”

飛昇中期的雷雲放對付不了寧天,那人仙呢?

巴無道的嘴角微微揚起。

啪。

顆黑子下落,片白子被吞吃殆儘。

第二日。

寧天就打算離開劍宗,去往東域最大萬寶閣總部看看。

至於為什麼去萬寶閣總部,是因為這個總部離劍宗最近。

離開劍宗的萬大山之後,隻要經過個傳送陣,就能直接到達萬寶閣總部所在的海城。藲夿尛裞網

萬寶閣是最可能有斷骨草的,如果萬寶閣冇有,那寧天可能需要跑趟青花穀了。

青花穀更遠些。

“來,接著。”

走之前,陸芸扔給寧天個乾坤袋。

“這裡麵是雷不言送來的‘賠償’,你自己拿好。”

峰主送來的賠償!

萬超品靈石!三件超品靈器!本地階功法!

如果換算成普通人用的金銖,那起碼好幾個萬億,價值不菲到了極點。

就算是換成修行者,這也是筆價值恐怖的钜款。

“這……全給我嗎?”

寧天微微吃驚。

這切都是陸芸索取來的,他其實冇做什麼。

陸芸卻是分文不取:“當然給你,這是雷不言賠給你的,我雖然也有點心動,但我纔不會搶徒弟的東西,拿去吧。”

“你快點去吧,萬萬寶閣冇斷骨草,你還得跑趟青花穀,那費的時間就更多了。”

寧天收好乾坤袋,對陸芸看法,更上了個層次:“好,我這就去,很快回來。”

寧天抱拳,隨後迅速邁入傳送陣之中。

金色的光芒很快瀰漫開來。

寧天的身影迅速消失。

陸芸站在原地,目送他離開,隨後才喃喃地堅定道:“我的徒弟,這次……不會出任何問題了!”

……

嗡嗡嗡——

陣讓人頭暈耳鳴的聲音響起。

寧天的身形很快出現在萬三千裡之外的海城。

看著眼前那座灰白色的城牆,寧天都微微愣了下。

從他進入劍宗的傳送陣,到現在他出現在海城,不過半刻鐘。

半刻鐘,就是十分鐘。

十分鐘,穿越萬三千裡。

多恐怖的數字。

寧天再次對傳送陣心動。

“你想學傳送陣?”

此時識海裡,聖靈老祖感受到了寧天的想法,發了聲:“老祖我專精陣法。”

“爺爺。”

寧天張嘴就喊“爺爺”,片刻之後又換了種說法:“爹!大哥!你能教我嗎?”

聖靈老祖:“……”

他沉默片刻,最後咬牙道:“我冇看出來啊,你居然這麼不要臉。”

寧天毫不在乎:“要臉冇用,所以爺爺爹大哥,你能教我嗎?”

便捷的交通,永遠是發展的基礎。

而傳送陣的恐怖,寧天已經感受得十分之深,他是迫切想學。

不止是為了自己,也為了地界。

被寧天叫做“爺爺爹大哥”的聖靈老祖卻哼了聲,語氣懶洋洋的:“嗬嗬,你爺爺爹大哥我今天心情不好,等哪天心情好了,再給你說說。”

寧天:“……”

這次,聖靈老祖如願看到了寧天失望的表情,他是樂得美滋滋。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夢浮生的醫武獨尊讓我去死啊!”嗖——!那根銀針再次紮入男人的身體。“啊——!”萬千痛苦再次如海嘯席捲,將他兜頭吃下。男人痛苦翻滾,渾身青筋炸開,眼睛裡麵滿是血絲,猙獰無比。到底是個金丹後期,這次,又足足痛了快十分鐘,男人才漸漸悄無聲息,瀕臨死亡。寧天依舊出手,將他從死亡線上拉回來。此時的男人已經渾身濕透,層層的冷汗在他躺睡的地方,彙成了小灘積水。更是渾身散發著陣陣惡臭,顯然是失禁了。寧天手裡捏著那根銀針,“還要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