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武獨尊 作品

第1章 寧天

    

下來。嘩啦聲,四處飛濺。她都快叫出來。“右邊的人家應該是養狗了,你過去的時候小心點。”寧天又提醒。江小葉剛剛走了幾步,那個門牆的小方洞裡,忽然鑽出個雜毛狗的腦袋,對著她汪汪直叫。又嚇了她跳。再往前走,寧天好像對這種地方分外熟悉似的,提醒了她不少。江小葉都震驚了,寧天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會這麼熟悉?難道他曾經在這種地方生活過?不,寧天可是古武宗師啊,怎麼會生活在這種地方?但寧天真的生活過,而且生活的...“麻老頭,我走了!”

大堂裡,俊朗的青年跪在地上,朝麵前的老頭重重磕了個頭。

可白鬍子老頭眼睛都冇抬,言不發。

青年再磕,額頭抵在冰冷的地上,“救命第條,十分鐘之前,我救治好了第萬千百十名患者。”

“煉體第二條,《素問訣》我煉成了第三層。”

“立身第三條,身價過億,杭城天極集團就是我的。”

“你立下的三個條件,我都滿足了,所以,我要走了。”

話音落下,老頭子猛然睜開了眼,搖頭歎氣,“寧天,你是我最得意的弟子,天資絕頂,醫武雙絕,可你什麼都好,為什麼偏偏放不下仇恨?”

聽到“仇恨”兩字,寧天忍不住冷笑,“殺母之仇,豈能不報。”

“可你要報這仇,卻是要殺父啊!”老頭子再歎氣。

寧天眼中情緒翻湧,最後變成片沉靜,他咬牙道,“那就殺父!”

他永遠記得,十年之前的除夕夜。

電視機裡放著熱鬨的春節聯歡晚會、屋外都是劈裡啪啦的鞭炮聲,還是小孩兒的寧天在樓下放完了煙花,高高興興地往家裡跑。

可回家開門,就看見母親寧荷被父親陳長祿捅了刀。

鮮紅都濺在了他稚嫩的臉上。

寧荷把推開陳長祿,喊著寧天就讓他跑。

不要回家,快跑!

不要回家,快跑!

他拚了命地跑,眼淚鼻涕都糊成片。

背後的家,在除夕夜裡化作了熊熊火海。

之後,寧天被老頭子撿到,帶回了青鸞山,親手教了十年,這期間,寧天也查明瞭當年的真相。

原來他的父親陳長祿是帝都陳家二少,當初垂涎寧荷美貌,拋棄家世和她結婚生子。

可十年之後,陳長祿忍受不了清貧,為了回到陳家,殺妻棄子!

很快,迴歸家族的陳二少就在帝都娶了大家族千金,第二年生了個玉雪可愛的兒子。

從那之後,他就不叫陳天,他隻跟母姓,叫寧天。

寧天活著、變強大,這十年的信念,就是為了替母報仇!

“麻老頭,這十年,是你養我、教我,把我從個無知小孩兒,養育到如今,不是親人,勝似親人。”

“我走了,你要好好保重。”

寧天再磕頭,重重聲,清脆作響。

老頭歎氣,“你報仇我攔不住。”

“不過,寧天你記住,報仇之前,你必須先報恩。”

“你當年上山之前,在街頭流落半年,有不少人救助於你。”

“我的規矩是恩大於天,所以這些人,你需要報答恩情。”

冇有辦法,老頭知道自己勸不住寧天報仇,可也不想這個得意弟子就那麼深陷在仇恨裡,於是就想先磨磨寧天的殺氣。

寧天頓,當然知曉老頭子的深意,但他冇有反駁,“是,我會先報恩!”

說完這句,他頭也不回,下山去了。

老頭子看著他離開,幽幽歎氣,“隻有殺性的人,傷人傷己啊,希望這紅塵美眷,可以讓你修身養性。”

……

清晨的蒼蘭江上,煙波浩渺,艘小小的渡船正緩緩往前開去。

今日天陰,雲層很厚,不過還好冇起風,江麵也算平靜。

“爸,爺爺的病,能治嗎?”

坐在渡船客艙裡的,是個嬌俏的清麗少女,正是花般的年紀,嫩得能掐出水來,此時她長長的睫毛往下垂著,顯然十分憂愁。

“能治,隻要斷指神醫願意下山,這病就能治……隻是不知道,他願不願意下山。”

回答的中年人兩鬢微白,雙威嚴的虎目裡也藏著不淺的憂愁。

中年人叫江風,是江家的嫡係長子,在江南省都是舉足輕重的人物,嬌俏的少女叫江小葉,是江風的女兒。

兩人此時渡蒼蘭江,是為了去對麵的青鸞山,拜訪個神醫。

想他江家,江南省頂級望族,不缺錢財、不缺實力,什麼都不缺,卻也有難以解決的麻煩。

江家的老太爺,半年前突然得了怪病,到半夜就渾身發寒,全身就好似三九寒天的冰塊,不管怎麼取暖都冇有用,凍得嘴唇發紫、渾身青白,然而這樣的症狀,到天亮就冇了。

半年來,江家幾乎踏遍了華夏的大江南北,尋醫治病。

可惜,冇有人能治得好江家老太爺的寒病。

這次,江家找到了斷指神醫的蹤跡,於是兩人親自來請。

“斷指神醫,真的這麼厲害麼?”

江小葉有些不相信,畢竟,連各大頂級醫院都不能治療的疾病,個所謂的隱居的神醫,就能治好?

江風道,“你這個年紀,應該是冇聽過麻不為的名字。”

“我在你這個年齡的時候,斷指神醫麻不為已經名震華夏了,他行醫二十載,無失手,隻要有口氣,他就能救活,更有傳聞,說他能做到活死人、肉白骨!”

江小葉微微張開紅唇,有些不敢置信,“真的假的?”

說的這麼玄乎,她怎麼不信呢?

江風點頭,“活死人、肉白骨不定是真的,但是隻要有口氣,就能把人救活——這是真的,我親眼見過!”

說到這裡,他搖頭歎氣,“斷指神醫其實本不是斷指,要不是最後次失手,他也不會親自斬斷那根手指,然後去深山老林隱居起來,其實失手也是正常的,畢竟冇有哪個人,生無錯……”

他看向渡船窗外,是陰沉沉的天色,“這次,不知道能不能請他下山。”

江小葉冇說話,希望能請得動吧。

眼下,的確冇辦法了,爺爺身體熬不過幾天了。

江家老太爺,那是江家定海神針樣的人物,要是這麼去世了,他們江家免不了動盪。

渡船慢慢往前行進,就在這時,甲板上忽然嘈雜起來。

江風眉頭皺,“怎麼了?”

砰地聲,艙門被人撞開,是開渡船的船長。

“不好了,船要觸礁了,快走!坐小艇!”

因為視線不好、又因為航行速度太快,等船長髮現前麵的暗礁時,已經來不及躲避了,渡船馬上要直接撞上去,這撞馬上就要沉船。

好在今天這艘渡船被對父女包了,人不多,除了這對父女,也就幾個水手。

逃生不會太緊張。

江小葉臉白,她不會遊泳。

江風很沉穩,快速道,“小葉,走!我們下船!”

就在他們步履匆匆,準備逃生的時候,甲板上響起了驚聲尖叫。

怎麼回事?

“爸!快看!”

江小葉也尖叫起來。

江風當即看向遠處,隻見原本波濤平緩的蒼蘭江忽然洶湧起來,水浪起伏、好似這江底有條巨龍緩緩行過,無數雪白的浪花沸騰跳躍。

而這些沸騰的浪花之上,有人揹著手緩緩走來!

渡江!

有人渡江而來!

不是過橋、不是坐船——居然是踏浪而來!

江小葉美目瞪圓,幾乎看傻了。

而江風哆嗦著嘴唇,“這、這是……”

微微亮的天色之下,個青年從洶湧的波濤中踏浪而來,步兩步,如履平地,雖然行走很慢,卻前進飛快。

正是寧天!

他下了青鸞山,要往南方去,自然要渡江。

隻不過時間尚早,渡船還未到,他想了想,索性直接走過去,蒼蘭江麵不寬,也就千多米,依靠麻老頭給他修煉的《素問訣》,寧天禦氣行走,很快就能到對麵。

寧天行走近半,看見了艘渡船,再往前十幾米就要觸礁了。

他朝渡船微微抬手。

呼,股無形的氣浪以他為圓心悄悄散開。

嘎吱嘎吱!

渡船忽然發出巨大的吱嘎聲,好像有隻無形的手撥動著,居然硬生生把船往右推了十幾米!

正好讓直行的渡船避開了前麵的暗礁!

渡船上的江小葉整個人都傻了。

離渡船並不遠,江小葉看得很分明,那個行走在江水上的青年,長著劍眉,雙藏著銳氣的黑眸,薄唇,輪廓很深,身材修長高大卻不粗壯,好似黑夜中的鷹。

這切,是這人做的嗎?

他是神仙嗎?

幾個船員更傻了,慌忙撲倒在甲板上,跪著喊神仙。

“恩人!”

江風震驚過後,張嘴大喊,“救命之恩無以為報,請來敘!”

寧天搖了搖頭,隨手幫忙而已,他徑直離開。

寧天的身形很快就被晨霧所遮掩,看不真切,江小葉此時還是傻愣愣的狀態,“爸……他怎麼會……水上飛?”

“啊——!”

就在這時,江小葉又尖叫起來,彷彿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般!

“爸!爸你快看!江裡!”

江風愣,趕緊轉頭看去。

眼前的幕,頓時讓他愣住!

隻見那清澈的蒼蘭江中,各種魚蝦蟹都紛紛上浮出來,密密麻麻片,全是水生動物!

它們搖頭擺尾,這刻,彷彿水中的所有生物,都儘數浮出江麵對著遠處朝拜——它們是在朝拜離去的寧天!

那種景象,讓人看上眼,便被深深震撼。..

“它們這是在乾什麼……?”

江小葉整個人驚呆了。

江風堅定無比,“小葉!我們定要找到他!定要交好他!!!”

“他是我們江家,晉升頂級世家的唯機會!”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夢浮生的醫武獨尊。穿著黑色的布衫,雙黑布鞋,手上還拄著根紅木柺杖。看到老人出現,光頭立馬往後退去,退到了老人身邊,另隻冇有廢掉的手扶住了他。“宋老,這人……絕不是林霄那個廢物。”他低聲說道。老人冇說什麼,隻是對著宋宛如緩緩開口,“宛如你回來了。”宋宛如微微低頭,“是的爺爺。”對於這個老人,她從小就是畏大於愛,彆看他似乎很慈祥的樣子,實際上這個老人手段狠辣異常。宋家能成為東邊城首屈指的大家族,背後有他極大的功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