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鋒秦卿 作品

第3047章 濺了一身血

    

下這幾傢俬立醫院。他瞥了瞥李鋒身後七部門的頭頭腦腦,冷笑道:“說吧,這是你自己的意思,還是你背後之人的意思。”吳漢民雖然屢次覺得自己低估了李鋒,但他還是覺得,今天李鋒能叫來七部門查封維多利亞,絕不是對方自己的本事。應該是有一個大人物躲在幕後,利用他和李鋒的矛盾,把李鋒當槍使。李鋒懶得解釋,漫不經心道:“你愛怎麼想就怎麼想吧,反正我話已經告訴你了,聽不聽,是你的事。”說罷,不理會臉色陰沉得要滴出水來...阪本次郎死了。

噴了口血後,他一頭栽倒在地,氣絕身亡。

阪本次郎噴血的時候,織田惠子就正對著他。

此刻,這個女人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她雪白的練功袍,麵若桃花的鵝蛋臉,欺霜賽雪的肌膚,全部濺上了星星點點的血跡。

“李鋒?”

白破陣看著這一幕,也是眯起了眼。

半小時後,看著洗了澡換了身衣服進來的織田惠子,白破陣直接道:“這是李鋒對我們的一個反擊啊。”

“是的,我也冇想到這個人睚眥必報到了這種程度。”

織田惠子很有些咬牙切齒的味道:“他已經殺了我手下一個忍者,現在又通過讓阪本次郎死在居合道館門口的方式,震懾我們。”

白破陣淡淡道:“而且,虎窟的汪鴻宇帶上虎窟的人去拿他,也铩羽而歸。”

“汪鴻宇的叔叔,南江新任副總督汪平潮,還親自打斷了自己侄子的兩條腿。”

“這件事處處透著奇怪,汪家也算西都大族,汪平潮更是堂堂副總督。”

“我到現在,還冇明白李鋒是怎麼做到的。”

“除非,辛承誌對他的支援力度,超出了我們之前的判斷。”

江都市首辛承誌,作為省會城市一把手,位比副總督。

甚至某種程度上,地位比副總督還要高上一些。

畢竟,副總督頭上還有總督,而江都市首,就是這整座城市的土皇帝。

如果辛承誌對李鋒的支援力度達到了某種程度。

那麼汪平潮初來乍到,為了平息事態,打斷自己親侄子的兩條腿也不是不可能。

“如果李鋒對辛承誌如此重要的話,那他就更該死了!”五⑧○

織田惠子臉色陰寒道:“辛承誌本來早就該死了,可根據我們得到的訊息,似乎正是因為李鋒機緣巧合下救了辛承誌,才導致他現在活得好好的。”

辛承誌當上江都市首後,一直和島國人作對。

而且和彆人的小打小鬨不同,辛承誌是想從政策層麵打壓三井財閥在江都的勢力。

眾所周知,島國一直是門閥統治的國家。

政界有政閥。

商界有財閥。

居合劍派再牛逼,那也是附於財閥羽翼而生存的勢力。

所以辛承誌這麼做,是要挖在江都的島國人的命根子!

而對於龐大的三井財閥來說,區區一個江都市首不算什麼。

但如果任由他活下去,就會成為一個風向標。

那麼以後,是不是誰都可以這樣對他們島國人?

於是,辛承誌就成了島國人眼中必須要剷除的眼中釘肉中刺。

“所以李鋒必須要死,他從韓擒虎那裡轉走的二十億股權,也要拿回來!”

織田惠子再次強調了一遍。

白破陣聳了聳肩:“可目前看來,這個人並不是我們想的那麼好對付,至少,他的靠山很硬。”

“隻要他死了,那些靠山都是浮雲。”

“而且,再不好對付的人,也會有軟肋。”

織田惠子看向白破陣,鄭重道:“還請白少幫我們,事成之後必有讓您滿意的回報。”

“這些就不用說了,幫你們也是幫我自己。”

白破陣擺了擺手,又玩味道:“其實李鋒的軟肋,就是他的老婆秦卿,隻要拿捏住這個女人,就不怕李鋒不就範。”人的實力強大得可怕。擋我者死!他真的能說到做到!是以,此刻竟有不少人生出了劫後餘生的慶幸感。呆呆摟住渾身是血的袁司宜,袁司空怔忪了片刻才終於是回過神來。“李鋒,你在找死!”袁司空眼珠子通紅,對著李鋒發出一聲悲憤的怒吼,滔天殺意讓周圍的袁家門人全部臉色發青,兩股戰戰。他們從來冇有見過袁司空如此憤怒,如此失態的一幕。可誰都能理解他此刻的心情。先是親兒子就在近在咫尺的地方被人一腳踩死,然後親妹妹又在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