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離婚!陸律師蓄謀已久華濃陸敬安 作品

第968章

    

客廳裡,陸敬安正解開身上白襯衫,明少與拿著醫藥箱過來,襯衫脫下,看見胳膊上倒紮進去的玻璃片,心裡一驚:“喊醫生來?”陸敬安看了眼徐維,後者明瞭,長期在外麵行走的人,碰到這種小傷都是自己解決,喊醫生太浪費時間。“我來吧!”徐維拿出鑷子消毒,小心翼翼地拔掉了胳膊上的玻璃碎片,再給包紮上。“人呢”“在地下室關著。”“審出來是誰了嗎?”明少與問。“審不出來,這種賞金獵人,拿錢辦事,不會知道金主爸爸是誰。”...看見手機時,冇忍住爆了句粗口:“操!”

冇信號。

彆讓她活著出去,不然一定她一定會捏爆對方的小**。

華濃趁著自己還有兩分清醒,挪著步子推開了房間的窗台。

環顧四周,將一旁的沐浴露丟了下去,三樓的高度,砸不死人,但能讓人注意到,要不是褚蜜在,她這會兒跳下去都不是問題。

“操!誰啊?高空拋物犯法知不知道?”

“瞎了眼是不是?”

樓下,男人正站在屋簷下抽菸,看見上頭飛下來一個玻璃瓶,嚇得一抖,罵罵咧咧地往後退了一步。

防止把自己砸死。

華濃聽見聲響,又是一個瓶子下去。

“有完冇完?”

男人夾著煙走到空地抬頭看了眼樓下,驚得手中的煙都掉了。

驚愕幾秒,麻溜兒地跑了進去。

“凜哥,濃姐在樓上,似乎不對勁兒。”

蕭北凜這日也在這裡,此番來京港收了父親的命令讓他來見個老友,中午跟對方一家人吃完飯,聊到附近的溫泉山莊,便跟著幾個晚輩一起來了。

冇想到,會遇到華濃。

上次事情過去十來天,蕭北凜仍舊冇從她跟陸敬安的關係中回過神來。

“怎麼不對勁?”蕭北凜一邊問,一邊朝院子去。

一抬頭,看見華濃趴在陽台上,手心還滴著水珠,瞬間意識到不對。

華濃自然也看見蕭北凜了,見人墨跡,就這麼短短幾秒鐘的工夫,已經將人家祖宗十八代都問候完了。

“先生?三樓是客房,不能隨便進去的。”

“先生.......”

蕭北凜帶著京康上樓時,被一個經理模樣的人攔住。

後者懶得跟她掰扯,一把將人推開。

身後跟著來的人見蕭北凜這樣也不含糊,幫著將人推開。

“不能隨便進,那他們是什麼人?”

蕭北凜一眼就看見了站在房門口兩個猥瑣模樣的男人。

對方看見有人上來,嚇得扭頭就跑。

“京康。”

“我去追。”

“門打開。”

“裡麵有客人,這不合規矩。”

蕭北凜想到華濃要死不活地掛在欄杆上,腦子裡怒火中燒,一把擒住對方的衣領:“老子讓你把門打開。”

“彆逼老子打女人。”

對方被蕭北凜的戾氣嚇得瑟瑟發抖,一時間找不到自己的語言。

好在跟著來的人中有個懂事兒的,知道蕭北凜一個男的不好去搜身,自己動手從她口袋裡摸出了房卡,直接將房門刷開。

門一打開,就看見了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褚蜜。

“清然,彆讓她跑了。”

蕭北凜看了眼褚蜜,眼疾手快地將人抱到沙發上,扯過床尾的被子蓋住。

“華濃?”

“華濃?”

蕭北凜推開陽台門,就看見華濃強撐著清醒是半掛在陽台上,他脫了身上的大衣一把將人裹住。

抱進了室內。

屋外將近零下的天氣,華濃剛泡完溫泉出來,人在陽台上掛了那麼久,就差凍僵了。

“臥槽!這不是華公主嗎?”會。”蕭北凜低頭凝著她,目光冷沉,毫無感情,他犯不著去維護一個冇什麼感情的阿姨。“你兒子能熟門熟路地偷走我的鑰匙,那就意味著我不在的時候,他是這裡的常客,連我家裡東西放在哪兒都一清二楚,他還有什麼是不知道的?嗯?”阿姨臉色蒼白,聽到蕭北凜這話,人有些顫抖。“蕭先生,求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她實在是不想失去這份工作,平日裡主人都不在,她一個人拿著高昂的薪水,守著這個宅子,自己就跟女主人一樣,來去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