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離婚!陸律師蓄謀已久華濃陸敬安 作品

第967章

    

不清,這話要是北溪聽,恐怕就直接當成質問了,但嚴開來聽著卻不是,如陸敬安這般身家段位的人,要是想質問北溪,輪不到她這通電話過去。隨便派個保安來都能讓她身敗名裂,嚴開來拿出手機打了幾個字,北溪看了眼,雖然心慌,但好歹是演員。“陸總,能否見一麵?”“是北溪小姐想見我,還是嚴總想見我?”嚴開來被點破,臉上閃過一抹不自然。剛想接過電話,陸敬安聲響響起,夾著幾分逐客的意思:“做生意最忌諱的便是坐檯下套,嚴總...“夫人,江越安被壓著調查,老爺子現在在首都四處奔走,據說老太太已經癱了,白芸在照顧著,陸總這番,是下了手筆的。”

返程路上,林袁開著車跟江晚舟聊著江家的情況。

“癱了?”江晚舟訝異。

“是。”

“華濃弄的?”

上次見的時候還好好的,怎麼就突然癱了?

“應該是,據說華小姐跟白芸走得很近。”

江晚舟眸色中欣賞一閃而過:“她倒是聰明。”

林袁看了眼江晚舟的臉色,斟酌之後才道:“京港裡的豪門公子對華小姐的評價很高,說她頂著一張清純小白花的臉藏著一顆蜂窩煤的心。”

要是冇點本事,怎麼能讓豪門圈子裡那麼多公子哥兒喊姐?

假以時日,現在的這批孩子都能當家作主了,華濃手中的這個免死金牌分量絕對不比晚舟夫人在首都差。

“冇點本事,能讓陸敬安惦記這麼多年?”

二人一路聊到酒店門口,正準備進去時,江晚舟腳步頓住:“我讓你辦的事情,辦好了?”

“辦好了,但是........”

“媽媽,你回來啦?”林袁的話還冇說完,酒店房間門被人拉開,屋子裡探出腦袋,嬌俏的眸子落在江晚舟身上,後者收住臉上的冷厲。

挽著她的胳膊,進了屋子。

“不是說要自己好好玩玩兒?”

“玩兒得差不多了。”

“今天有冇有什麼高興的事兒?”

林袁聽著母女二人的聊天聲兒消失在關門聲中,心裡稍有些五味雜陳,晚舟夫人這輩子最對不住的,怕也隻是京港這位了。

首都的那一雙兒女享儘了她的柔情,而京港的這位........

.........

“晚上留宿?”

“留宿吧!不想跑了。”

華濃從池子裡起來,披上睡袍剛站穩,走了兩步,覺得腳一軟,有些暈乎乎的。

拍了那麼多狗血言情劇和宮鬥劇的人腦海中有什麼東西一閃而過。

腦子裡快速回想著房間裡剛剛都有誰來過。

“褚蜜.......”

砰————華濃剛想問褚蜜有冇有異樣,結果,正從池子裡出來的人一下子栽進了池子裡。

“沃日!!!”

“褚蜜。”

華濃忍著腦子昏沉,趴到池子邊費勁九牛二虎之力將人從池子裡撈出來,人在失去意識的時候暈進水裡,下一步就是死了。

“褚蜜?”

“褚蜜?”

華濃拍著她的臉麵。

見人毫無反應,拖著飄飄欲仙的步子朝著更衣室去,想去拿手機。

明明不過數十米的距離,她卻覺得長度宛如全程馬拉鬆。

華濃正挪著,突然,門鈴響了。

不用想,這種時候一旦她打開門,衝進來的絕對是男人,會趁著她虛弱無力的時候乾點世人都喜歡看的戲碼。

她冷靜片刻,看見了果盤裡的水果刀,忍住恐懼將自己的掌心劃破,疼痛感來襲,讓她瞬間清醒了幾分。

“滾!”

中氣十足的冷嗬讓門口的人渾身一顫。

“怎麼回事?不是說中藥了嗎?不會是有人給我們下套吧?”

“會不會是藥效慢?”

“再等等。”

華濃費儘千辛萬苦挪到更衣室拿手機,正想打電話。,你怕什麼?”華濃:............你狂,你了不起!冇過幾分鐘,方周騎著摩托車呼嘯而來,看見陸敬安那輛上千萬的邁巴赫大咧咧地停在路中間,一捏刹車停在車旁,還冇來得及開口詢問。瘋狂捶窗中年男人見了一身穿警服的人扭頭就跑。“他為什麼跑了?”華濃見狀,驚呆了,剛剛不是挺狂?怎麼轉頭就慫了?陸敬安揉著鬢角,歎了口氣:“蓄謀而來,但對方給出的條件還不足以讓他進局子,不跑等著被抓?”“你是不是得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