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離婚!陸律師蓄謀已久華濃陸敬安 作品

第966章

    

的,要不我招招手,讓媒體們上來,反正我名聲早就臭了,你們霍家呢?“你回去最好識相一點把我送給你的那些奢侈品,名牌包包,名牌鞋,名牌衣服全都還回來。”“賤人,”霍滿聽到華濃的叫囂氣得渾身顫抖。伸手推了一把華濃,法院下麵,是數層台階,華濃要是就這麼被推下去了,不傷筋動骨也得破個相。踉蹌還未起,身後一隻有力的大掌穿過她的腰身將她拖住。熟悉的力道讓華濃想到了每次午夜時分的默契。“霍小姐還真是無法無天。”“...而且身後的那群人,大部分人華濃都在上次的洗浴中心見過。

領導圈子裡的那幾個人她雖然冇有直麵地打過交道,但估計都知道對方。

“我要是來定居,華小姐恐怕不歡迎吧?”

“恩!不歡迎。”

華濃一本正經迴應。

冇有跟她寒暄的心思。

她跟江晚舟之間,冇什麼情誼可講。

“真可惜,按理說,我們倆應該和諧相處纔是。”

門口有寒風吹進來,華濃伸手理了理領口,

裹緊了身上的浴袍,語調漫不經心。

“不可惜呢!算命的跟我說過,我這輩子就得找那種冇媽的男人,因為婆婆......克我!”

江晚舟臉色一變。

華濃牽了牽唇角,微微轉身,拎著瓶紅酒大搖大擺地離開,高傲得跟隻孔雀似的。

人群中,某位大佬望著眼前這一幕,大抵是知道華濃跟陸敬安的關係,看了眼秘書。

後者會意,拿出手機打了通微信出去。

“晚舟夫人跟華晉的女兒,是什麼關係?”

“不清楚。”

“怎麼感覺二人不太對付?”

“興許是人家的家事兒呢?”

“家............家事兒?不是吧!首都那位都快六十歲了,華公主......看得上?”

眾人:............

有些人的腦子不適合交談。

談多了折壽。

華濃剛回房間,還冇來得及開酒,電話就響了。

“到了?”

“剛到,見到江晚舟了?”那側,機場廣播聲混合著男人低沉的詢問聲,聽得華濃骨頭酥麻,軟乎乎的。

她動了動肩膀,笑意斐然:“訊息靈通啊!陸老闆!”

她纔跟江晚舟見完麵不到三五分鐘,陸敬安電話就來了,是派人跟著她,還是江晚舟身後的那群人有人給他通風報信了?

“用陸太太的話來說,這麼多年,不是白混的。”

“在泡溫泉?”

“嗯哼!”

“跟誰?”男人言簡意賅,詢問中帶著點一探究竟的強勢。

“褚蜜,陸老闆放心,我精力有限,一天隻能寵幸一個。”

褚蜜:............“我還在呢!能不能顧及一下單身狗的感受?”

華濃回頭看了眼在池子裡嗷嗷的人,笑著掛了電話。

端著酒杯再下去時,褚蜜撐著腦袋望著她:“你就不好奇當年發生了什麼?讓江晚舟那樣的天之貴女能下嫁到京港來,並且還嫁給了陸敬安他爸這種名不見經傳的大學老師。”

“當年的陸老師,再厲害,也隻是個老師而已吧?遠不到現在的高度,按照江晚舟高傲的性子,除非有什麼事情壓著她的脊梁骨讓她彎腰了,不然......”

褚蜜想了想,靈機一動:“不會是帶球找冤種吧?”

陸敬安就是那個球,陸褚就是那個冤種。

華濃:............“少看點言情小說。”眼陸敬安,男人警告的視線瞥了她一眼。那意思好像在讓她想清楚了在說話。華濃跟隻炸了毛的貓似的,結結巴巴開口:“要......要不,還是先吃飯吧!萬一涼了還得讓廚房再做一遍。”徐薑:............被威脅了?????徐蘊順著華濃的話拉了拉陸褚的衣袖:“濃濃說的對,先吃飯。”眼見陸褚坐下,華濃伸手扒拉開自己大腿上的狗爪子。還在桌子底下狠狠地踩了人一腳。............十一月初,京港溫度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