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離婚!陸律師蓄謀已久華濃陸敬安 作品

第1章

    

,家裡冇鏡子總該有尿吧?我來吃飯那是給你臉了,你真特麼把老孃當成那些靠娛樂圈吃飯的小明星呢?”“你.....你.......你.......”賈原被燙的半天說不出話來,華濃這鍋湯要是潑到他的臉上,那可就毀容。“我什麼?你他媽說話都說不利索,還想玩兒女人?行嗎?成年了嗎?”賈原被華濃懟的翻白眼,見導演看著他,半天都冇圓場的意思,懂了,連連點頭:“好、好、好、你們能耐了是不是?我撤資。”“華濃,你等著...洲際酒店套房。

倉促地敲門聲將醉酒的人吵醒。

昨晚發生了什麼?在她的訂婚宴上,未婚夫前女友跑來放她們睡覺的視頻。

讓她淪為了全城的笑柄......

她借酒澆愁,睡了個男人......那男人還是律政圈裡公認的閻王爺。

最關鍵的是,她當年年少無知追到人家,讓人家當了自己一天的男朋友就把人給甩了。

陸敬安很長一段時間被京港圈子裡戲稱為“玩物”。

昔日前前男友見證她被前男友戴綠帽子之後來給她送溫暖?

華濃覺得自己娛樂圈小白花的身份要被撕了。

“醒了?”男人靠在身邊點了根菸,輕嗤了聲:“華小姐跟未婚夫真有意思,各玩各的?”

華濃在心裡罵了句很臟的臟話。

陸敬安伸長指尖撈過床頭櫃上的菸灰缸:“睡前前男友是什麼心理?為了噁心前男友?”

“你倆還真是一個呼倫貝爾,一個錫林郭勒啊!綠的不見雜質。”

華濃裹著被子撈起浴袍搭在身上。

動了動腳尖轉身,入眼的是靠在床頭的男人裸著上半身,被子虛虛蓋著下半身,指尖夾著根剛點燃的香菸。

整個人慵懶魅惑.....美的不像是凡間物。

深邃陰暗的眸子落在她身上,等著她開口。

陸敬安,京港律政圈閻王爺,人人皆知,這狗東西出了名的難搞。

“陸律師怎麼會在我床上?”

“這話得我問華小姐,”男人從床頭櫃的手機旁拿起了房卡在華濃跟前晃了晃。

華濃臉色變幻莫測,旁人怎麼說來著?法庭上碰到陸敬安,內褲都彆想穿走。

華濃啊華濃,你睡誰不好,睡陸敬安?

這周扒皮都已經載入史冊了。

“昨晚我喝多了,希望陸律師彆介意,”華濃一邊說著,一邊佯裝淡然地走到床尾撿起白襯衫套在身上,浴袍落地,雪白的肌膚有些晃眼。

男人眼睛迷了迷,帶著審視。

“華小姐每回喝多了都這麼稀裡糊塗地爬上彆人的床?摁著彆的男人強行睡?”

華濃不想解釋,畢竟她跟陸敬安這個前前男友的關係不算融洽:“算是吧!有時候一天還能爬兩次。”

華濃撿起地上的包,從裡麵抽出一遝現金放在床尾長榻上:“洲際酒店的房間最高規格三千一晚,這是五千,還望陸律師見諒。”

陸敬安看見華濃抽出現金時,臉色寸寸寡黑。

睡他?

把他當鴨子?

“華小姐是不是太高看自己了?”

華濃似乎想到了什麼,點了點頭,從包裡又摳出一個鋼鏰兒出來:“這纔是陸總的價值。”

“嗬——,”男人被氣笑了,不僅睡他,還侮辱她。

“訂婚宴上被未婚夫綠了,綠你的人還是個名不見傳的小秘書,華家跟霍家現在一團槽,華小姐說,我要是把你跟我上床的訊息放出去,你能得到什麼?”

陸敬安下床,勾起地上的浴巾圍在下半身:”我要是你,絕對不做這種虧本買賣。“

”你本來就看不上霍方傑那種無腦二世祖,現在還被一個上不了豪門榜的女人給挖了牆角,我要是你,我都冇臉出去見人了,華公主怎麼說都是京港一姐,臉往哪兒擱啊?”

華濃嘖了聲:“跟陸律師有關係?”

“沒關係,但是........”男人邪肆勾唇:“誰讓我喜歡看你落魄呢?”

華濃氣笑了:“看不出來啊,陸律師穿上西裝人模人樣的,脫了衣服也是個衣冠禽獸。”

“我等著你來求我,”陸敬安伸手掐著華濃的下巴,冷聲開腔。

華濃扒拉開自己下巴上的狗爪子:“做夢。”

........

霍家,霍方傑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爸、我真冇想過昨天會發生那樣的事情,我跟那個女人就是逢場作戲。”

“逢什麼場做什麼戲?你以為你位高權重是不是?嫖個娼還說的這麼冠冕堂皇。”

“爸、我也冇辦法啊!我跟華濃都訂婚一年多了,她都不給我碰一下,我是男人我也有需求啊!”

“孽畜,”華晉剛走到霍家門口就聽到這句話。

走過去就想抽霍方傑,手剛一抬起來——砰,暈倒了。

.......

保姆車裡,經紀人盯著華濃的目光恨不得扒開她的腦子看看裡麵裝的是什麼。

“你睡誰不好?你睡陸敬安,華濃,你不想混了?”

“你信不信陸敬安狠起來能舉報你嫖娼。”

華濃心想,不能吧?

“那他不承認自己是鴨子了?”

“是你嫖娼損失大,還是他當鴨子損失大?華濃,你在娛樂圈的位置還冇徹底站穩呢!”

“娛樂圈多少藝人想讓陸敬安當自己的律師,你知不知道?”經紀人就差氣得破口大罵了。

華濃頭疼,勾著經紀人的胳膊撒著嬌:“反正,我睡都睡了,你罵我也冇用了呀!不如想想怎麼公關才能讓我不會虧太多?”

她剛接的代言、電影、廣告,這會兒都在瘋狂打電話詢問情況,要是出了什麼事情,違約金都夠她喝一壺了。

經紀人恨鐵不成鋼地瞪了她一眼。

“霍家把霍方傑和那個女人都送出國了。”

“什麼時候?”華濃一驚,她仇還冇報,人就被送走了?霍家在搞什麼飛機?

“你在開玩笑?”

“我開什麼玩笑?你爸在他們家被氣昏暈過去了,要不是看在你爸的麵子上,他們給你什麼解釋?現在你爸生死未卜,人家肯定要早做打算,畢竟那個女人懷孕了。”

華濃:..........

華濃本想著下午去做個spa的,畢竟昨晚在陸敬安手底下冇討到什麼好處。

還冇付諸行動,楊女士電話就過來了。

“你爸要死了,趕緊回來。”

華濃坐在保姆車裡拿著保溫瓶喝著枸杞茶:“老說要死了,到底死不死的了啊!”

“問那麼多?你二哥和那幾個私生子私生女都在路上了,再不回來,你一毛錢都拿不到。”

華家老爺子是個癡情種,這輩子最愛的就是二十多歲的小姑娘,到死都冇變過。

一把年紀了,還不斷有私生子找上門來,她親媽,老爺子的第二任妻子楊嫻女士,對這些事情早就見怪不怪了,老爺子多少私生子她是無所謂了,但該她的家產少不了。

華濃回到華家老宅,楊嫻立馬就拉著她進臥室了:“一會兒你去問問律師,看看財產是怎麼分的。”

“不是問過了嗎?冇立遺囑。”

“我看你爸這回是真不行了,我們得找好律師以防萬一。”

“找誰?”

“陸敬安。”

“噗————,”她剛把人睡了,這會兒去求他?

“換個律師。”

“他是京港的不敗神話,”楊嫻看著她,一臉沉重。

“媽,我剛把人睡了,這樣不太好。”

“這不正好?睡完好辦事兒,難道讓那些私生子私生女來爭奪你的財產就好了”

華濃:.........

“濃濃,一百個億和十個億,你選。”

華濃心想,這種傻缺選擇誰會選錯?肯定是一百個億啊。

“你剛出事兒,霍家現在看準了你爸要不行了,舉家都到國外去避風頭去了,你什麼都撈不到,冇了你爸的支撐,你拿什麼生活?累死累活在娛樂圈賺的那點辛苦錢?到時候,你的豪車豪宅,你的愛馬仕都得拿去賣了,你還想坐著私人飛機去逛街?在過個一年半載霍方傑抱著孩子牽著老婆到你跟前來晃盪,你咽的下這口氣?”

咽不下,她可以窮,但是不能接受霍方傑那個傻缺帶著老婆孩子到她跟前來耀武揚威。

這是恥辱!!!

“我馬上去。”來精緻的人今日素麵朝天,撐著腦袋看著電腦,一點工作的心思都冇有。往常什麼時候能見到她這樣?做賊?要是做賊就好了,她昨天晚上可比做賊精彩多了,蕭北傾那個狗東西拉著她去醫院羞辱了她一番就算了,回家也不放過她。她這輩子,什麼時候給男人上過藥????還是那麼敏感的部位!!!!!“冇事兒,你等我看完這裡等檔案,我們去spa,”一言難儘,不想說。說出來人都要冇了。太難過了!!!!!...........“喝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