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芍 作品

第629章 真實身份

    

時曉半分鍾內連著打了四五個噴嚏,司城瑄看她穿得單薄,順勢手摸了一下她腦袋,竟然有些燙熱。時曉愣了一下,躲避著他的觸碰,“你做什麽?”司城瑄下頜線緊繃著,沉默了半響,“你都發燒了,我先帶你去醫院。”“不用不用。”時曉攥著他的手臂,“一點小傷不要緊,再說了,我現在身上沒帶多少錢。”“我有。”時曉歪著腦袋,晶亮的眸子瞅著他,一臉皺成一團。“你不用管了。”司城瑄歎了一口氣。“哦。”時曉乖乖住嘴,也不再多問...但凡可以出席年會的,哪個不是抱著各自的心思?

想通過這次年會認識更多的朋友,也給自己的公司找到更多的合作夥伴,這纔是這個週年慶真正的目的。

而作為這次的東家司城瑄也不過是借花仙佛罷了,利用這個機會籠絡更多的人心,也為了鞏固自己公司在A市的地位。

端著一杯酒跟在司老爺子的深厚,司城瑄不知道在二樓的大廳忙些什麽,好長時間都沒有下來,自從宴會開始之後就沒有再見到他的影子了。

司老爺子難得心情大好,陪著時曉說了幾句話之後,這纔去和其他的商業人士應酬。

大廳裏一派其樂融融,誰也沒有意識到一個瘋瘋癲癲的女人,就這樣在大家猝不及防的時候衝進了一樓的大廳。

迅速地搶過舞台上歌手中的麥克風,秦梅大聲叫嚷著試圖吸引大家的注意力。

在看到秦梅的一瞬間,時曉的心裏就用起了一種極為不詳的預感,隨後發現秦梅看著她的眼睛中間帶著笑意,她頓時慌了起來。

“別擔心,不要表現的太明顯,這個女人不知道還揣著什麽壞呢,我這就讓保安把她拽下來。”

司老爺子知道時曉在怕什麽,於是連忙安排門口的安保人員過去把秦梅從舞台上拉下來。

可是就算這些安保人員動作再怎麽迅速,也快不過秦梅的那張嘴。

還沒等安保人員接近舞台,秦梅就對著在場的所有人大聲喊道。

“人人都知道司氏的少奶奶三年前帶著孩子胎死腹中,一起離開了人世間,可是誰能知道當初也不過是為了欺騙大家采取的障眼法罷了!她現在就站在那裏,你們大家快看呐!”

隨著秦梅的一聲吼叫,大家的視線全部都順著秦梅的手指向了時曉。

時曉怎麽也沒有想到秦梅會突然出現在這裏,這可是司城瑄的商業招待會呀!

“別擔心。”

大家的目光全地注視著時曉,這個時候,司司老爺子突然出現在時曉的身後。

按理說,這裏是時氏的年度總結會,是不會有沒被邀請的外人進來的,秦梅出現的這麽突然,肯定也是鑽了門口保安的工資。

看著周圍人**裸的眼神,時曉有一瞬間覺得她就像是被扒光了衣服扔在了人堆裏,大家看她的眼神充滿了研究。

下意識的向後退了兩步,發現身後就是餐桌,已經沒有再能退的地方了。

“看樣子司司老爺子應該也已經知道了時曉的真實身份吧,不知道你們大家瞞著這麽多的人究竟是有何目的呢?人人都知道,當初時曉離開之後,司城瑄和白家的姑娘可是發生了一些不太愉快的事情。那你們之所以這麽做到底是為了給時曉報仇呢?還是為了除掉徐念而想出的下流的計策呢?”

秦梅的嘴角掛著不懷好意的笑容,今天出現在這裏就沒有打算讓在場的任何一個人安寧。

其實在得知這件事情的真相時,她還沒有決定是否要這麽做,可是隨著時承德怎麽一病不起,她已經沒有任何的盼頭了。

憑什麽她辛辛苦苦維持的家就這麽毫無防備的倒塌,而這個時曉卻撿了一個大便宜?

秦梅話音剛落,周圍議論聲四起,興許是這個訊息對這種人來說都太意想不到了,所以也顧不得時曉和司司老爺子都在場,當著他們兩個的麵就大聲地議論起來。

時曉因為他們討論上臉色瞬間變得十分難看,這樣的情況下,這些人的議論紛紛,就像是一把刀,在她身上劃出了一道一道痕跡,任由她血淋淋的站在那裏,卻沒有人願意過來攙扶一下。之後,她是否還要之前那些動力能夠繼續堅持下去。“合著你的意思是,你跟我離婚,我還得給你拿錢去養外麵的野男人是吧?”怎麽也沒有想到時曉居然是這麽一副理所應當的態度,司城瑄的臉色頓時變得十分難看。本來兩個人昨天晚上都還沒有撕破臉麵,結果居然因為錢的事,在離婚協議上遲遲沒有辦法簽字。“你也知道我在你身邊這一年基本上要放棄了自己的工作,大學畢業之後直接嫁給了你,根本就沒有任何收入,更別提什麽存款了,你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