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芍 作品

第一章 我需要錢

    

的時候,抬起頭看著時曉,眼神裏竟然有一些卑微。看著這樣的沈漠北,時曉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麽是好,這個曾經被她視為這個世界上最好的哥哥的人,現在竟然變成如今這副模樣,她怎麽可能不心寒?可是說一千道一萬,沈漠北的所作所為早就已經在她的心上造成了沒有辦法彌補的陰影,這並不是三言兩語就可以抹去的傷害。“如果你真的明白自己錯在哪裏的話,從今往後你就應該專注於你自己的生活,而不是再來打擾我,我們之間的關係變成現在...時家,雨夜。

“我需要錢,求求你們……”

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印著鮮紅的印記,時曉一直磕了三個響頭,客廳裏的人隻當沒有看見。

她再一次俯身,腦袋猛地向地上撞擊。

沙發上,半靠著的繼母秦梅眼角浮起絲絲厭惡,她朝管家揮手,使了個眼色。

管家挺直了腰桿,心領神會,大步站在時曉跟前,冷斥道:“行了,嫁出去的姑娘潑出去的水,你不知道這個道理嗎?你如今都是司家人了,還不快滾出去,省得在這裏晦氣。”

時曉被吼得一顫,手撐著地麵使力的爬了起來。

自從父親再婚,娶了秦梅,秦梅就變成了時家的主人。這些年,她為了掌控絕對的主權,見不得家裏任何人對時曉有好臉色,更是不願意在時曉身上浪費了一分錢。

時家對時曉來說早就不是家,更像一個牢,人人喊打。

一年前,秦梅更是仗著時曉和司城瑄幼時的婚約,費盡了心機將時曉嫁進了司家,賺取了巨額的彩禮。

時曉想起從前的一幕幕,蒼白地笑著,望向秦梅:“秦姨,我媽住院還差點錢。你們能不能借點我,我馬上就走……”

秦梅臉上浮出一絲冷笑,站起身子,不耐煩地指向時曉:“少給我來這套!你家那個死人差的是一點半點錢?張管家,還在跟她磨嘰什麽,趕出去!”

“聽見了沒有,還不快滾,我動家夥了!”張管家捲起袖子,一把拽住了時曉的頭發,將她整個人拎起來猛地一甩。

時曉被甩在樓梯上,她順著樓梯跌了下去,腦袋撞在樓梯口鮮血直往外湧。

她咬著牙爬了起來,隻見屋裏的秦梅笑著,扭到了門口,“識趣點,趕緊滾。也不怕告訴你,我是不會借給你一分錢的,我巴不得你和那個活死人早點死了!”

一字一句像冷箭刺進了時曉的心頭。

時曉咬著牙笑著,過往的一幕幕在腦子裏閃現。

這些年,她處處忍讓,以為秦梅能讓放過她和母親。可現在看來,所有的忍讓是那麽的可笑。

如果不是因為秦梅,她根本不會嫁進司家,司城瑄也不會對她恨之入骨。甚至母親更不會一氣之下摔成了植物人。

時曉今天遭受的一切都是時家一手造成,是秦梅害得她落到今天的下場。

她扶著牆壁,站穩了身子,眸光凶狠。

雨水衝掉了她頭上的鮮血,滲進傷口,疼得鑽心,也讓她心底的仇恨無窮的生長。

她恨,恨這個屋子裏住著的每一個人。

總有一天,秦梅欠她的,她會一筆筆親自討回。這些年在秦家遭受的,她會讓他們付出代價!

但現在母親還在病床上,醫生說了再給她寬限幾天,到時候還交不出錢來,就從哪來到哪去。

眼看著就要到最後的期限了,她還一分錢沒有籌到。

時曉站在雨裏,目光看向那個方向——司家的方向。

司城瑄會借給她錢嗎?

她拳心捏緊了,在手心裏掐出一道紅痕。

最終,時曉還是朝著司家的方向走去,但凡有別的選擇,她都不會去找他,但沒得選了。都被司城瑄給停了過去人們想著。醫生說這一陣子要多和司城瑄溝通,所以她才會把那些話都說出口。卻沒有想到被司城瑄給抓了一個正著,這下可沒法解釋了。“算了,看你的樣子我就已經什麽都明白了,我還是睡過去吧,至少夢裏還是挺好的。”司城瑄故意失落地告訴時曉自己的感受,隨後閉上了眼睛,彷彿真的就再一次陷入了昏迷似的。這幾天司城瑄可真的是把時曉給嚇壞了,好不容易等人清醒了過來,居然就要這麽再一次睡過去,她怎麽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