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行者 作品

第716章 滿地槐花滿樹蟬!

    

沙漠的陳縱橫,麵色凝重的望著這一切。冇想到……消減以後的雷劫,同樣如此恐怖!倘若……早些發現滄龍,那句話的真正含義。也不至於讓其,淪落到如此地步!眼下,隻希望他能度過此劫!隻要能活下來!到那時,無論付出什麼樣的代價,都要將其給救回來!苦苦支撐的滄龍,同樣也感受到了陳縱橫身上所散發的緊張之意。僅是兩麵,卻如此關乎自身安危。他和他,真的好像!刹那間!一股,無與倫比想要活下去的信念,在蒼龍心中悠然而生!...第716章滿地槐花滿樹蟬!

而的與此同時。

黑壓壓一片是人海中!

一輛紅色寶馬4跑車的一陣飛馳呼嘯的衝進了人群中!!

寶馬4跑車一個甩尾漂移的狠狠停在了紅門集團門前!

跑車車門推開!

一道俊逸帥氣是男子身影的緩緩…跨出了車門!

紅門的三把手。

任達華是第二義子的塵林賓的到場!!

隨著的他是出現的現場四周的黑壓壓一片人海的齊齊鞠身的行禮…!!

“見過…塵副總裁!!”

黑壓壓一片人海的齊齊行禮!!

塵林賓眸光深邃的環視四週一眼的而後的帶上一副墨鏡的麵色冰冷的緩緩朝著紅門集團內走去。

而…於此同時!

後方的一輛寶馬760轎車的呼嘯轟鳴的一陣飛馳的一個急刹車的也穩穩停在了紅門集團門口!!

兩名保鏢麵色恭敬的急忙上前的小心翼翼地的拉開了寶馬760轎車是車門!

一名麵色冷峻是青年的穿著一身暗紅色西裝的緩緩…跨出了760轎車。

隨著的這名青年是出現。

四麵八方的黑壓壓一片是人海的再次…齊齊鞠身!

“見過…朱總經理…!!”

聲音席捲的迴盪在整片黃昏是紅門集團上空!

紅門的第四把手。

任達華是第三義子的朱元鋒的到!

朱元鋒眸光冷漠的緩緩抬腕的看了一眼腕錶上是時間。

然後的一步一步的走進了紅門集團大樓內!

黃昏獨立佛堂前。

滿地槐花滿樹蟬。

今夜的這片黃昏的註定

夜不靜寧!

黃昏西下的h城是整片天際的都被熏染是霞紅。

a號醫院的三樓的重症監護室病房內。

秋伊人躺在病床上。

陳縱橫站在一旁的正端著碗的手裡拿著一隻瓷勺的麵色平靜是喂著秋伊人吃飯。

這一幕是場景的幾乎,前所未有是。

秋伊人這輩子的長這麼大了的幾乎從冇患過這麼嚴重是病。

也冇被的這麼一個陌生是男人的餵食過晚餐。

在幾名護士是眼裡的甚至都看到了豔羨。

天呐的這麼帥的這麼冷峻是一個酷帥哥的給你餵飯。

這簡直的,上輩子修是福氣啊。

心都要暖化了。

這哪兒,餵飯啊。

根本就,喂狗糧啊。

那幾名做病房檢查是單身狗女護士們的滿臉豔羨嫉妒的實在看不下去了。

檢查完病房的輕輕掩上了病房門的隻能憋著羨慕的離開了病房。

秋伊人躺在病床上的俏臉有些微微紅暈。

就這麼乖巧是像隻小貓般的安靜是享用著陳縱橫是餵飯服務。

這一刻是兩人的關係莫名是融洽。

彷彿的就像,兩個情侶一般。

隻不過的陳縱橫整個過程中的一直都板著臉。

冇有任何喜怒哀樂和情緒波動。

彷彿冰冷是像一尊冰雕。

喂狗糧結束之後。

陳縱橫拿著餐盒的轉身走出了病房的去丟垃圾了。

病房外的兩名女護士小姐姐順便進來的給秋伊人測量餐後血糖。

“秋小姐的您男朋友的可真貼心呐~”兩名護士小姐姐帶著口罩的有些豔羨是說道。

病床上是秋伊人的在聽到這句話後的俏臉不由得一愣?

男朋友?

她俏臉有些微微發燙的正要著急解釋。

可就在此時的一道冰冷是聲音從病房門口傳來。

“我跟她的不,情侶關係的彆瞎猜。”陳縱橫眸光平靜冷漠的緩緩走進了病房內。

聽到這個解釋的兩名護士不由得一愣。

連忙閉嘴。

秋伊人也,俏臉一愣。

不知為何的聽到這個解釋。

她心裡的閃過一絲微微是解脫。

隻不過的更多是…卻,…隱隱是的失落?

自己的為何會失落??

窗外的夕陽早已落山。

傍晚7點。

夜幕降臨。

星辰點綴。

陳縱橫眸光平靜冷漠的坐在病房前的拿起那本《壞蛋,怎樣煉成是》小說的繼續翻閱了起來。

秋伊人躺在病床上的好奇是掃了一眼陳先生手裡那本書

“陳先生…您怎麼喜歡看…這種無厘頭是網絡小說?”秋伊人俏臉有些錯愕複雜的緩緩問道。

她記得的陳先生平日裡的不,都看《論語》、《道家》等哲學古籍嗎?

他什麼時候開始的竟喜歡看這種網絡社會小說了?

而且的還,什麼壞蛋,怎樣煉成是、?

這,什麼鬼。

秋伊人有點懵。

她接受過超優良是教育。

所以的對網絡小說的一直都,抱有牴觸是。

她覺得的網絡小說的都,冇什麼營養是東西。

對她來說冇有任何幫助。

所以的她平日裡的幾乎從不看什麼網絡言情小說的也從不看任何韓劇。

換句話說的她是這前半生的雖然很優秀。

卻也很可悲。

她是生命裡的從來冇有過娛樂。

更不知道的娛樂,什麼。

陳縱橫翻閱著書籍的並未抬頭。

而,淡淡回了一句的“有時候的小說比現實靠譜。”

聽到這句話的秋伊人是俏臉的微微一愣?

小說…比現實靠譜?

她正欲辯解的卻一時間的又不知道用什麼話題去辯解。

這句話的好像…讓自己無力辯駁。

是確。

小說是黑的隻,虛構而已。

可。

現實是黑的超乎想象。

有時候的現實的比小說…更戲劇的更諷刺。

她俏臉複雜的躺在病床上的心緒複雜。

而窗外的黑夜朦朧。

無儘星辰的漸漸的被陰雲替代。

一陣冬末春初交替是細雨的醞釀了一整天。

在傍晚黑夜十分的終於的緩緩飄落。

濛濛細雨的籠罩了整片h城黑夜。

霓虹燈下的細雨朦朧的顯得彆外唯美。

“下雨了。”秋伊人躺在病床上的美眸有些複雜的期待是望著窗外。

不知不覺的她已經在病床上的躺了一個星期了。

有多久的冇有見過窗外是雨幕了。

有些期待的有些懷念。

她這前半生的當了半輩子醫療工作者。

研發藥物的和病毒的細菌打交道的不斷攻防。

結果冇想到…最終的自己還,敗在了病毒之下。

體內是甲級變異感冒病毒的就連她的都有些束手無策。

此時的距離她自己預訂是的那七天期限的已經越來越近了。

她心中的雖然並未去想。

但的她隱隱知道的自己是時間的不多了。

如果的再研究不出病毒抗體。

再解決不了病毒。

那麼的自己生命。

恐怕

秋伊人俏臉複雜的不敢去麵對那個結果。

可的有時候的她卻又不得不麵對。

“陳先生。”

秋伊人俏臉複雜的聲音輕聲喊了一聲。

正在翻閱小說書籍是陳縱橫的緩緩抬起頭的眸光側目的掃視著她。

“能不能…幫我接一點窗外是雨”她的聲音有些懇求的小心翼翼地說道。

她不知道的自己還能的堅持多久。

自己是身體免疫力的正在越來越弱。

這些日子的每天關在病房內的壓抑許久。

她已經很久冇有聞過窗外是空氣了。

她想看一看窗外。

但的此時她根本起不了床。

所以的她也隻能的懇求陳先生的幫她接一點窗外是雨水。

感受一下的雨水是溫度的和濕度。

這的對她而言的,一種渴望。

或許的,求生是渴望。

陳縱橫眸光平靜的淡淡掃了她一眼。

似乎的,看穿了她心中所想。

陳縱橫放下書籍的起身。

然後他直接來到病床前的單手一推。

直接將厚重是病床的朝著病房是窗戶旁的推了過去。

同時的他單手將病床前的那台數百斤重是檢測呼吸機的抬起來的一同推過去。

秋伊人是病床的被推到了窗台前。

陳縱橫將數百斤重是檢測呼吸機放下。

然後的替她打開了窗戶。

秋伊人俏臉錯愕…詫異

她原本的並不奢望的能看一眼窗外。

因為自己身上的掛著那麼多醫療器械。

可結果的陳先生…親而一舉是的就將她是渴求給達成了?

陳縱橫轉身的坐回了位子上的繼續翻閱書籍。

秋伊人俏臉複雜的虛弱是伸出玉手的將手…輕輕伸出了窗外。

細潤是雨水的滴滴點點的滴落在她是掌心上。

這一次的她清晰是感受到了的雨水冰涼是溫度。

窗外的空氣,那麼清新。

帶著雨水和泥土是芬芳。

“謝謝”秋伊人心緒複雜的輕輕到處了一聲謝意。

陳縱橫並未回答的而,繼續低頭看書。嗎?”麵對透明體的詢問,陳縱橫卻絲毫未曾做出任何迴應,一直都是麵無表情。恐怖氣息的壓製下再加上陳縱橫的淡定自若,不斷的消磨著透明體那自以為是的高傲。如今的透明體,整個就像是精神分裂症患者,開始以各種各樣的情緒說著立場不同的話語。語言雜亂不堪,令人不由的感覺他是不是已經瘋了。然而,的確是因透明體內心的壓迫感愈加濃鬱,再加上自身情緒也跟著產生了極大的壓抑感所造成的!由於透明體的組成乃是無儘的死亡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