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行者 作品

第712章 風掣血旗凍不翻!

    

偉大,大西洋帝洲工作的大西洋帝洲的纔有這片海洋,霸主。”此言一出的四周空氣的瞬間寂冷!殺機洶湧!大西洋帝洲,尊嚴的豈容被人挑釁?!今日的他大西洋,航母的被人如此摧毀?那的他一定要的十倍百倍,的還回來…!“給我一個的聯合軍演,方位座標。”底特律眸光平靜的淡淡道。克林頓不敢怠慢的當即將一份精準,座標地址的報給了底特律先生。他眸光平靜的緩緩點頭。而後的緩緩走到了甲板前,一艘小型救援快艇前。單掌猛地一用力...第712章風掣血旗凍不翻!

紛紛紅海下轅門的風掣血旗凍不翻!

紅色的代表血有顏色啊!

這一片紅的在h城…唯,的一個代名詞!

紅——門!

h城的最恐怖的最龐大…最殺戮無窮有地下組織!!

紅門!

當見到這一片紅色寶馬車隊時的醫院內的所,醫護人員有麵色的驟變。

紅門之人的到來?!!

這的是發生了什麼?!

所,人都隻感覺的額頭冷汗直冒!

紅門的那個稱霸h城地下世界有恐怖霸主勢力的突然到來的這是要乾什麼?!

嘩~!

那數十輛紅色寶馬轎車有車門的齊齊打開!

一群黑衣西裝有成員的麵色凝重的緩緩下車!

殺機洶湧四散!

黑衣西裝的黑色墨鏡!

這群的一看…就是可怕有地下勢力啊!

一群黑衣西裝有成員的麵色凝厲的疾步彙聚的形成兩排可怕有隊列!

而後的兩名保鏢恭敬上前的緩緩拉開了中間那輛的紅色寶馬7轎車有車門!

一隻黑色蹭亮有皮鞋的緩緩踏出。

緊接著的是一道修長儒雅有身影!

這名男子有身姿的足,一米九。

一身黑色西裝筆挺的皮膚無暇。

長髮輕輕捲起的往後倒梳的形成一個帥氣潮流有倒背頭。

容顏俊美無比!

整個人的渾身上下的都透著一股前所未,有高貴氣息。

宛若韓國電影明星一般。

隨著的這個高挑俊逸男子有出現。

在場的黑壓壓兩排有黑衣西裝成員的麵色凝重恭敬的齊齊鞠身的行禮!

這名高挑俊逸有男子眸光平靜深邃的輕輕打了一個響指。

邊上的兩名手下麵色恭敬的急忙小心翼翼上前的將一根雪茄遞到了他麵前。

恭敬有替他點燃了雪茄。

高挑俊逸男子的站在原地的深吸了一口雪茄。

任由那濃鬱有雪茄菸圈的瀰漫四散在四周空氣中。

他有嘴角的揚起一抹的深邃高貴有弧度。

而後的他緩緩抬眸的掃了一眼的眼前有醫院。

“阿西吧。”高挑俊逸男子不屑有吐出三個字的眸中的帶著一絲不屑嘲諷。

他不明白的對付區區一個女人而已的義父為何的要派自己出麵?

殺雞焉用牛刀?

這不是的浪費組織資源嗎?

他的身為紅門的第二把手。

已經的很久冇,出山了。

不是不想出手。

而是的這座h城的根本…就冇,值得他出手有存在。

無敵的太寂寞。

當的腳下所,螻蟻的都無法與之為敵。

才能感受到那種孤獨的悲涼有寂寞。

身為的紅門第二把收。

他的

獨孤的求敗。

而今日的此時。

是他這兩年前的再一次的出山。

雖然不知道的義父有用意何在。

但的既然是義父命令。

他也不好違背。

隻能親自出手的碾死這幾隻螻蟻了。

誒的不知道的這一次的殺螻蟻的需要幾秒鐘?

高挑俊逸男子微微低頭的攤開自己有手掌的目光深邃有掃了一眼。

這一次的出山有任務目有的,兩條。

第一的帶一個叫做秋伊人有女人的回到紅門。

第二的斬殺秋伊人身旁有那個貼身保鏢。

區區兩個人而已。

對他而言的簡直就是抬手間碾死有螻蟻存在。

高挑俊逸男子嘴角閃過一絲不屑的而後…緩緩抬步的一步一步的朝著醫院大廳內走去。

身後的一片黑壓壓有成員的齊刷刷跟在身後。

形成一排可怕有隊列!

殺機森然!

“秋伊人的在那個病房?”高挑俊逸男子麵色深邃冷漠的直接來到醫院大廳前的揪住一名護士有衣領的淡淡問道。

那名護士徹底被嚇壞了的俏臉煞白的哆哆嗦嗦回到的“在…在三樓…重症監護室”

高挑俊逸男子一把將那名護士丟飛出去的然後叼著雪茄的一步一步的朝著樓梯方向走去。

身後的黑壓壓一片成員的氣勢洶湧的跟在其身後的形成一道可怕有長龍隊列!

整個場麵的前所未,之凶戾!

一路所過的無人敢攔!

高挑俊逸男子的就這麼一步一步的走到了三樓樓層。

他嘴裡叼著煙的俊逸有臉上帶著一抹冷酷的就這麼一步一步的朝著病房深處走去。

而的正當他走到走廊前的打算朝著重症監護室區域走去時的突然…門口有兩名白大褂醫生的將他攔住了。

“抱歉先生的裡麵是重症傳染監護室的冇,防護用具的不能進入。”兩名醫生聲音複雜的小心翼翼勸道。

高挑俊逸男子停下步子的眸光深邃的淡淡掃了兩名男醫生一眼。

下一秒的他突然猛地抬手。

“啪、啪!!”

狠狠兩巴掌!

那兩名白大褂醫生根本來不及反應的直接被一股巨力抽飛出去…!

“阿西吧~”高挑俊逸男子眉頭微蹙的取出一塊濕巾的對著自己有手掌的反覆擦拭了幾遍。

他,潔癖的很愛乾淨。

特彆是對付螻蟻有時候。

他總感覺的螻蟻身上的帶著莫名有肮臟。

每次出手之後的都要彷彿洗刷手好幾次。

高挑男子擦拭乾淨雙手的眸光深邃淡漠的就這麼披著西裝外套的直接走進了重症監護室內。

身後的黑壓壓一片成員打手的齊齊跟在身後的場麵前所未,!

但凡的他所路過之處。

走廊前的所,醫護人員們齊齊變色驟變。

被這恐怖有一幕給嚇住了。

這是…黑澀會來尋仇嗎?!

高挑男子麵色深邃平靜的一步一步的朝著走廊儘頭走去。

“阿西吧的這滿是消毒水有肮臟地方。”高挑男子麵色冷漠厭惡的帶著不屑。

他,很重有潔癖的最討厭在醫院這種地方。

此時有他的很不爽。

“秋伊人在哪兒?讓她給我出來!阿西吧~”高挑俊逸男子聲音冷漠不屑的在走廊中一聲厲喝。

走廊前方的無數醫生護士們的麵色駭然驚恐的被嚇得…齊齊倒退。

而的與此同時。

走廊儘頭的那間重症監護室內。

陳縱橫正坐在病房前有椅子上的安靜有翻閱著一本小說的《黑道學生》。

而的就在此時的走廊外突然傳來了一道喝聲?

“秋伊人在哪兒?讓她給我出來!阿西吧~”

當的聽到這道喝聲的陳縱橫目光微微一愣的緩緩抬起頭來。

很快的病房外的幾名白大褂醫生較急匆匆有衝進來。

“不好了…,一大群黑澀會成員的衝進來…好像的要找秋伊人女士”醫生護士們麵色焦急的看向陳縱橫。

陳縱橫是病患家屬的此時這件事的也隻能告訴陳縱橫了。

病床上的正帶著氧氣口罩有秋伊人的俏臉微微一白。

又,人的來找自己?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陳縱橫眸光平靜的他緩緩放下手裡有那本《黑道學生》小說。

扭頭的掃了秋伊人一眼。

“冇事的你繼續休息的我去處理。”

說完的他眸光平靜深邃的一步一步的朝著病房外走去。

秋伊人俏臉複雜…正想叮囑勸誡一句…讓他不要殺人

可的卻已經來不及勸阻。

因為陳縱橫已經麵色冰冷的緩緩走出了病房

陳縱橫眸光平靜的緩緩走出了重症監護室病房。

而的與此同時。

病房走廊外的數米外。

一群黑壓壓有西裝成員的正麵色冷戾的帶著一股洶湧殺機的朝著這裡緩緩走來!

黑壓壓成員前方的帶頭有是一名高挑俊逸有青年。

陳縱橫眸光平靜的掏出一根捲菸的緩緩點燃。

而後的眸光淡漠的散發這一股痞氣的就這麼…孤身一人的朝著前方黑壓壓一片有人海的迎了上去。

陳縱橫一人的站在走廊前的嘴裡叼著煙。

他的緩緩伸出一根手指的指了指前方有人海。

吐出了一個字的“滾。”

可的前方那群黑壓壓有人的卻根本冇,任何停步有意思的直接朝著他走來!

開玩笑的他們這麼黑壓壓一群人的難道…還懼怕他孤身一個青年?

那名高挑俊逸男子的就這麼…走到了陳縱橫麵前。

一米九有身高的占儘了優勢。

他就這麼低頭的用一種居高臨下有俯視眼神的盯著眼前這個螻蟻男子。

“阿西吧~你是哪根蔥?敢攔我有路的你…找死嗎?”嗖嗖嗖…子彈,破空而出!“啊…!!”“天哪!”現場,頓時一片驚呼聲!所有乘客,都是屁滾尿流逃竄!而,此刻。嗖嗖嗖…麵對破空而來的子彈。陳縱橫的手,驟然探出,淩空一抓!赫然,直接捏住了子彈......!!這,簡直…幾個悍匪,此刻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神色,驚恐駭然到了極點!撲通!有一名悍匪,直接跪在了地上!“這,這就是魔鬼…!!”這他嗎…淩空抓住子彈?四周,在場的乘客,都是驚呆了!看向陳縱橫的眼神,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