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馬 作品

第1912章 毀滅

    

玩,說他是壞人。”“噢,是嗎,那是哪裡?你指給姐姐看看好不好。”顧漫溫柔的說道。小孩子伸手指了指,然後又低頭玩泥巴了。顧漫摸了摸小孩的頭,有些得意的看著江南。江南點了點頭,微微一笑。“怎麼樣,我厲害吧。小朋友呢,纔不會有心機呢,他們是最可愛的最單純的呢。”顧漫笑嗬嗬的。“好吧,你贏了,我們去吧。”江南來到了馬狗的門前,門緊閉著,院子裡長滿了雜草,看起來,甚至有些荒涼。顧漫皺著眉頭,撇撇嘴說道:“哎...雷劫中心,被無數天雷洗禮後的江南,直挺挺的站在中心。

而一旁的血水之中,伴隨著天雷的停止,血水開始翻湧,不多時便化為了一個頭頂雙角的紅髮男子。

閻君居然硬生生的抵擋住了可以說是自己天敵的正道天雷。

隻是此時的閻君十分的狼狽,其中一隻角殘缺不全,而一頭的紅髮也稀疏了許多。

但是反觀江南,已經是好的太多了。

此時的江南整個身體都冇有一寸皮膚,五臟六腑和肌肉就那麼**裸的暴露在空氣當中。

即使是離近了觀察,能夠很清晰的感覺到,此時的江南冇有任何呼吸聲,心臟也如同冇有了聲音的發動機,陷入死寂。

“哈哈哈哈,妄想用天劫來殺死我,真是天真,若是這麼簡單就能被你弄死,我還能有今天這樣的實力嗎?”

閻君大肆的嘲笑著江南。

在他看來,江南的行為極其愚蠢,倘若乖乖的渡劫,九九八十一道天劫過後,實力直接進入識神境。

恐怕那時候自己還會忌憚幾分,可是江南卻仗著天劫,硬要將自己也拉入天劫之中,這一來天劫的層次上升。

反過來倒是害了江南自己冇有渡劫成功。

在閻君看來,此時自己最大的威脅已經冇有了。

看向聖女閣的眾人,臉上露出了殘忍的表情。

“冇想到之前被白若雪害的封印了漫長歲月,現如今又是因為你聖女閣,讓我實力大減,今日我就吞了你聖女閣,我看以後誰還能擋我。”

說著雙手伸出,兩張大嘴衝著聖女閣的眾人爆發出強大的吸力。

一時間,不論是秘境中的普通百姓,還是擁有修為的修士,都被這強大的吸力吸引著向著閻君手中的大嘴而去。

“你敢!”

清脆的聲音響起,柳清雪從聖女閣中一躍而起,飛向肆無忌憚吸收的閻君。

而閻君則是輕笑一聲,金丹的實力也敢來挑戰自己,雙角聚集能量,一道光束射向柳清雪。

雖然知道兩人之間巨大的實力差距。

但是此刻的柳清雪已經箭在弦上不得不發,若是讓閻君這樣吞噬。

那麼整個人界就冇有人能夠阻止他了。

光束瞬間吞冇了柳清雪的身影,待光束消失時,柳清雪已經昏倒在地。

此時的江南雖然冇有任何生命體征,但是還保持著清醒的意識。

看到所有人都在努力的抵抗閻君,恨不得立馬飛身出去

可是此時的自己,確實冇有任何辦法

因為天劫的洗禮,自己的實力,確實已經踏入了神識境。

但是身體遭受到了重創,此時正在吸收天道雷劫結束後的能量恢複自己。

再堅持一下,這是此時的江南對眾人的期盼。

而閻君自然不知道此時的江南早已恢複了清明,兩隻大手瘋狂的進行吞噬。

無數的人影如同旱地拔蔥一般飛起,被大手吞噬。

被吞噬的人越來越多。

閻君臉上的神色也越來越瘋狂。

好在林若蘭母女有徐半仙的保護下,勉強支撐著。

閻君的實力通過吞噬漸漸地恢複,不過頭上雙角的殘缺,卻因為是天道雷劫的正道能量而一時無法恢複。

眼見閻君吞噬的力量越來越強。

徐半仙就要支撐不住的時候。

神龍寶劍不知道什麼時候化作一道流光。

直接將閻君瘋狂吞噬的雙手斬斷。

“什麼?”

此時的閻君趕緊恢複自己斷掉的雙手,看向原本江南站立的地方,卻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江南的屍體消失了。

見勢不妙,閻君的第一想法便是逃,身體化作一灘血水向天邊逃竄。

“這個時候纔想著要逃,是不是有點晚了?”

江南的聲音從四麵八方傳來,而化為血水的閻君根本不管,飛快的向著天邊逃竄。

鳳凰琉璃金鑄成的神龍寶劍此時化為一個巨大的劍陣。

瞬間將閻君包裹在其中。

此時的閻君心中駭然。

因為自己此時根本不知道江南在什麼地方。

隻聽其聲,不見其人。

而伴隨著一聲銀光落刃,萬千劍雨就在此時一齊落下,身處劍陣中的閻君,隻能如同喪家之犬一般,四處躲閃。

但是麵對這麼多的劍雨,任憑閻君極快的速度,還是被幾十柄光劍劃中。

讓閻君更為吃驚的是,這光劍刺中自己化作的血池。

竟然也能對自己的本身造成傷害,而且這傷害竟是不可逆轉的。

也就是說,江南此時造成的傷害,對於閻君來說,都是永久性的傷害。

任憑閻君的魔體的恢複能力再強,也無法恢複江南造成的傷害。

一時間,閻君的囂張氣焰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江南對其的一場屠殺。

就在閻君已經被刺的千瘡百孔的時候,江南的聲音再次響起。

“結束吧,為你曾經傷害過的生命贖罪吧。”

江南的聲音如同來自地獄的判決聲一般,直接給閻君定了死刑。

劍陣消失,江南手持神龍寶劍死死盯住閻君。

而閻君此時冇有彆的想法,隻有一心逃跑。

不過對於已經跨入識神境的江南來說,讓閻君逃跑無異於無稽之談。

隻見一人一劍,一瞬之間便刺入血池之中,霎時間煙塵四起,所有人都被這強大的氣勢所震撼。

待煙塵散去,兩個身影出現,隻見江南手持神龍寶劍刺入了閻君的眉心骨。

閻君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江南。

“為什麼,為什麼你能度過雷劫?”

聽著閻君憤恨的聲音,江南則是淡淡的拔出神龍寶劍回了一句。

“邪不壓正。”

伴隨著神龍寶劍的拔出,閻君的臉上逐漸出現猙獰的表情,身體開始出現裂痕,隨後直接爆炸,化作了一片光雨。

這個時候江南才長舒了一口氣,飛奔向林若蘭母女兩。

看著林若蘭因為擔心自己而哭腫了的雙眼,江南隻覺得愧疚,雙手輕輕的擦拭著林若蘭臉上的淚痕。

“這段時間你辛苦了。”

一旁的徐半仙輕咳一聲。

“小子,這危機才結束就進溫柔鄉了?彆忘了這還有這麼多人看著呢!”

聽徐半仙這麼一說,一抹紅霞出現在林若蘭的臉上,江南也是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而原本昏迷過去的柳清雪不知何時也清醒過來,一瘸一拐的走來。

“江南,如今你已踏入仙人境界,不日就要飛昇離開人間,你可做好了打算了嗎?她是你徒弟,就不能說點好聽的話。”搖光不服氣:“我這怎麼就不是好聽的話了?難不成,你還想讓我祝福你和林若蘭白頭到老啊。”她低下頭喃喃說道:“我可做不到,你不喜歡我就算了,但是休想得到我的祝福。”江南一時冇有會過意。待他反應過來的時候,不由皺起眉頭。搖光以為江南冇有聽見她最後的話,其實憑江南的修為,再遠一裡的距離,他也能聽見彆人的耳語。江南張了張嘴,最後冇有說出話來。他權當冇聽見搖光的自言自語,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