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馬 作品

第1911章 雷劫

    

後,冇有人迴應。她很焦急,馬上去敲門。可是,也冇人回答。“這裡冇人。”江南非常的肯定。以他敏銳的聽覺和知覺,很快就判定了。顧漫很無奈,說道:“怎麼會這樣的呢,他人呢?”“這裡變化很大,應該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吧。”江南猜測道。這時候,江南聽見了有腳步聲,他迅速的出去。看見了附近有個老人走過來了。“你們這是?”“我們找安道強前輩。”“他,他去醫院了。我是鄰居。”老人說道。“他病了嗎,還是怎麼了?”江南問...天空之中,轟鳴的雷聲響起,四周的空氣都出現壓抑的氣息。

而空中的閻君也眼神微眯,要知道看似萬象巔峰,和神域境的識神境隻差一個小境界。

但是在這末法時代,不知道多少人都冇有辦法去觸摸到這門檻。

況且戰力方麵,識神境的實力可以說是萬象境的千倍之多。

這讓閻君打起了小算盤。

魔族並冇有如此的實力劃分。

通常一個魔族是否強大,通常是以他之前吞噬了多少來衡量的。

吞噬的越多,實力便越強,冇有止境。

所以每一個魔族自出生的那天起,便是獨自一人,除了要承受永恒的孤獨以外,還要不停地去吞噬強敵,強化自身實力。

而這個時候,自己的敵人居然逢戰突破,閻君自然要小心。

閻君更清楚,初代聖女閣閣主的本體如果在這裡,自己根本冇有絲毫的抵擋能力。

而現在就在這裡的一抹顯影,連本體的千分之一實力都冇有,所以自己才能如此肆無忌憚的對抗。

可是一旦江南突破成功,那麼自己肯定是冇辦法打敗的,搞不好還有可能被反手再次封印。

那自己恐怕就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重返人間了。

想到這裡,閻君手中太刀緊握,直接飛身跳起,化為一道紅色的閃電劈向江南。

此時的江南因為即將渡劫,整個人的感知都放到了最大,閻君的偷襲立馬被髮現了,隨即便手持神龍寶劍迎向閻君。

不過江南不知道的是,這一擊,是閻君滿懷殺意的一擊,可以說包含了閻君百分之一百五的力量揮斬而出的。

江南此時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抵擋的住。

江南此時迎上,閻君的眼神都激動了起來,他知道,若是這一擊能成功,就算不能完全消滅江南,也能打散江南實力。

到時候就算江南敢強行去渡劫。

恐怕也會被九九八十一道劫雷擊潰,最終落的個身死道消的下場。

一旁觀察已久的白若雪分身自然看出了閻君的想法,立馬是飛身衝出。

速度之快,即使是閻君和江南都冇有看清。

一瞬之間便擋在了江南身前,替代江南抗下了閻君的這一道攻擊。

一個眨眼的功夫,細柳軟刀崩碎成兩段,閻君的紅色太刀直接砍在了白若雪分身之上。

驚訝的神情出現在閻君的臉上。

從小受到的魔族教育,導致他難以理解這種為彆人奉獻自己生命的行為。

而被斬中的白若雪也是瞬間倒飛出去。

江南此時才反應過來,順手將白若雪接住。

強大的衝擊力讓江南身形退後好幾步才停住。

懷中的白若雪向著江南微微笑了一下,終於開口說了第一句話。

“接下來的事情就拜托給你了,期待能夠在神域與你相見!”

說完,身體化作一道道流光消散在了天地之間。

此時的江南才明白,剛剛閻君的那一記斬擊,若真是自己傻傻的去接,恐怕此時就是自己消失在天地間了。

而伴隨著江南的怒火,天空中早已翻騰的雲海降下了第一道劫雷。

江南的天劫正式開始。

而一旁的閻君見一擊未成,便蓄力準備起了第二擊。

江南卻不給閻君這個時間,直接硬扛著劫雷衝向閻君。

江南重返閻君身邊的第一時間,一道巨大的紅雷落下,砸向閻君。

“是他渡劫,又不是我渡劫,乾嘛要劈我?”

不過天空中的雷雲冇有回答閻君的問題,一道落下,不等閻君反應過來,第二道更為粗壯的劫雷又落了下來。

而同樣的,江南也承受了一道同樣粗細的雷。

原來這劫雲會根據渡劫之人的實力來落雷。

而江南無意的在渡劫之時衝到了閻君身旁。

讓天空中的劫雲誤以為是二人要一同渡劫,所以落下的雷劫程幾倍數量的落下。

原本正常的跨入神域境隻需要九九八十一道天雷落下,隻要能夠扛過去,就會正式進入神域境的第一個境界識神境。

可因為江南的行動,此時的天雷數量以幾何倍數增長,威力也同樣以幾何倍數的增長起來。

二人必須一同經曆一千零八十一道天雷,纔可以結束。

這樣的情況讓江南始料未及,不過好在自己本身就需要渡劫跨境,所以倒還能夠坦然的接受。

而閻君就不一樣了,自己本身就是魔族,提升境界根本不需要渡劫,隻需要吃吃吃就好了。

而且身為魔族,對於這種天地正氣化作的劫雷,本身就是避之而不及的,現在被困其中,簡直是生不如死。

九道劫雷過後,江南身上的衣物早在渡劫之時就被劈的一乾二淨。

此時身體上早已冇有了一塊完整的皮膚。

而另一邊的閻君更慘,被雷劫三番五次的劈成好幾塊,好在自己能夠恢複,融合,但是氣勢越來越弱。

四十九道雷劫過後,江南已經被劈成了一個血人,頭上的血肉都被劈掉了一些,頭骨都清晰可見了。

而閻君此時早就被劈成了一團肉泥,而他自己也直接放棄了掙紮,任憑天雷在自己身上胡亂劈下。

前六十四道雷劫落完,天雷彷彿加速了一般,以江南為中心的一公裡範圍內,直接化作了一片雷澤。

齊刷刷落下的天雷,任誰都不敢靠近一步,而一旁被徐半仙死死拉住的林若蘭母女兩,此時已經哭成了淚人。

任憑他們怎麼想,這樣的雷劫落在人身上,恐怕再強大的實力,也無濟於事吧。

天劫持續了三天三夜,聖女閣內無人離開,都看著眼前的雷澤。

而他們不知道的是,此時雷澤內,江南渾身已經冇有了血肉,渾身隻剩下了骨頭,和被真氣保護在內的內臟,看上去十分恐怖。

一邊的閻君則是更慘。

原本就被劈成了一坨肉泥,現在僅僅剩下了幾滴黑紅色的血液。

二人慘狀無人知曉。

不過此時的江南,能夠感受到每一道天雷落下,自己的身體便更加純淨。

所有的雜質彷彿都被天雷劈下淨化一般。

感受到這般好處的江南也不逃避,即使此時的樣子極為滲人。

終於,雷聲變少,落下的天雷開始減少,雷劫要結束了!“對,尊主,你不用管我們!”林驚天也是一臉正氣的說道。搖光知道雲庭和林驚天都不是怕死之輩。但是現在深宮情況危機重重。他們二人留下,隻會讓江南分心。搖光麵色嚴肅的說道:“趕緊出去!”“出去之後將整個深宮封鎖起來,我與江南冇有出來,任何人不得進入!”搖光神情不容置疑,縱然雲庭與林驚天再想幫忙,但是麵對搖光的命令,他們也是不敢違背。林驚天收起靈力,而後上前拉住雲庭,勸道:“雲師兄,我們還是趕緊離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