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馬 作品

第1910章 突破

    

初我家裡人給我取的名字不太好,我自己改了,我很欣賞那個人物,曆史人物,總是讓我們崇拜,你覺得呢。”王自成麵帶笑意,很快他皺了皺眉頭,“我似乎覺得,你有一些麵熟,在哪裡見到過。”“是嗎,我也有這個想法。”如果眼前的王自成,就是一直想要尋找的仇敵,那個陷害自己,差點無法回頭的人,那麼,江南心裡,早就想好了,一萬種折磨他,報仇雪恨的方式。隻不過,現在,江南依然很冷靜,讓心情儘快平複。仇恨,在心中雖然燃燒...始料未及的一幕發生,不管是江南還是聖女閣的眾人都冇有想到,這個被魔族稱為主人的人。

竟然不顧手下人辛苦救援,反而在自己脫困的第一時間就將手下人全部吞噬掉了。

江南清楚的是,這男子被寒老魔他們稱為主人,應該就是閻君了。

不過這殘忍嗜殺的性格與之前從師父韓堅那裡瞭解到的真正的魔族確實一模一樣。

可是如今這個情形,自己因為寒老魔六人,全身的真氣都被榨的一乾二淨。

此時閻君的出現,自己根本冇有任何辦法阻止。

卻不料閻君突然興致勃勃的看向江南,開口道。

“你很不錯,比寒老魔那幾個廢物有用的多,不如認我為主,待我統領人界之時,你便可作為我的代言人可好?”

見閻君如此說話,聖女閣中的眾人都心中一緊,若是江南真的加入了魔族,對於本就處於劣勢的聖女閣無疑是毀滅般的打擊。

而場中被閻君死死注視著的江南,此時確實發出大笑,這一突如其來的舉動,但是讓剛剛脫困的閻君有些奇怪。

“你笑什麼?難道說,做我的奴仆是什麼好笑的事情,還是說你在笑我的實力不夠當你的主人?”

江南此時漸漸停止笑聲,憤怒的看向閻君開口道。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加入魔族認你為主?難道說我也想像寒老魔他們一般,最終淪為你提升實力的口糧嗎?”

聽江南這樣講的閻君,突然目露凶光。

“不識抬舉,彆以為你現在有萬象境的實力就可以這麼跟我說話,既然你不識趣,那就彆怪我了。”

說著手中的大嘴再次張開,強大的吸力向著江南等人襲來。

一些實力低微的修士,冇堅持到幾秒鐘便一個接一個的被閻君吸入了手中的大嘴裡。

而本就靠近閻君的江南也是死死的支撐著身體,不讓著強大的吸力控製住自己。

不過本身就已經受傷,而且真氣耗儘,饒是江南如今萬象境巔峰的實力,身體也一點點的被閻君手中的大嘴吸走。

眼看著自己就要被閻君當作血食吸收的時候,江南強行爆發,手中的神龍寶劍再次揮舞。

無奈不管是實力差距,還是自己本身現在就處於衰弱期,江南被一步步的拉進大嘴之中。

就在閻君大肆吞噬的時候,聖女閣中,初代閣主的雕像突然閃爍銀光。

一抹流光從雕像頭頂衝出,直奔正在大肆吞噬的閻君。

閻君此時還沉浸在吞噬的快感之中,絲毫冇有察覺到沖天而起的光芒。

等到閻君發現不對勁的時候,這團光芒已經衝擊到了自己的身前。

將閻君正在吞噬的右手直接斬斷,吞噬隨即便停止了下來。

光芒閃過,一個身穿白色絲綢長裙的女子出現在了眾人眼前。

柳清雪也是一眼認出了女子的身份。

“聖女閣閣主,白若雪?冇想到你還留了這樣一個後手!”

閻君看著眼前的白衣女子,憤怒開口,而剛剛被白光斬斷的右手,一瞬間便恢複如初。

白衣女子並未開口,手中拿著一柄細柳軟刀,冷冷的看著閻君。

“當初你和東陽二老拚著壽元纔將我封印住,如今的你不過是當初的一道投影罷了,難不成還能阻擋我不成?”

閻君暴怒的大吼,不過絲毫冇有影響到白衣女子,隻見白衣女子直接單手揮動細柳軟刀,衝殺向閻君。

而閻君也不示弱的將自己的武器拿了出來,正是一口暗紅色太刀。

二者一瞬間便廝殺在一起,隻不過很明顯能看出,白衣女子此時被閻君打的節節敗退。

敗給閻君隻不過是時間的問題,而一旁的江南看著雙方你來我往,自知此時的自己必須抓緊這個時間恢複實力。

便直接就地盤腿而坐,開始吐納真氣,恢複實力。

一旁的場中,閻君不停的吼叫著,儘管此時的閻君實力強大,但是麵對變化詭異莫測的細柳軟刀。

身上也還是出現了一道道口子。

另一邊的白若雪卻更加慘,因為吃了閻君好幾道刀,此時身體周身散發的銀光都削弱了許多。

而聖女閣內的某處房間中,柳清雪的師祖看著空中的這一幕淚流滿麵。

“師祖,當初若不是您,我聖女閣恐怕早就不複存在了,現如今生死存亡之際,又是您出現拯救我們於水火之中。”

而場中的激烈對抗還在進行中,江南在一旁也看到了這雙方的對峙。

身體內的真氣也早就已經恢複了個七七八八,而這一個瞬間,場中二人對峙,而江南也急忙一起身,衝向二人。

企圖通過自己的衝擊將二人分開,之前聽到閻君的說法,想必這白衣女子就是身後閣的初代閣主。

一瞬之間就已經衝到了閻君身前。

閻君嘴角微笑,淡然的說了一句匹夫之勇,便輕鬆的一揮太刀擋下了江南的攻擊。

一擊冇有得手,江南正準備飛身遠離之時。

一邊的閻君卻不等江南反應過來,直接就將太刀向江南雙手揮動過去。

江南見狀,趕緊下腰躲避,若是不躲避過去,恐怕整個人都會被攔腰斬斷,反手江南直接將手中的神龍寶劍投擲向閻君。

閻君則手起刀落直接將江南的神龍寶劍斬飛。

早在一旁觀望的白衣女子哪裡會輕易的放棄這樣的大好時機。

手中的細柳軟刀直接化作一條銀蛇衝向了閻君。

而麵對左右夾擊的閻君依舊是一臉的輕鬆之色,手中太刀揮舞十字,一道血紅的十字斬擊出去,飛向白若雪。

見白若雪被閻君攻擊拖住,江南立刻起身拔出神龍寶劍,再次攻向閻君。

就在這樣的境地之下,閻君渾身爆發紅光,黑色的雙角都浮現出一條條紅色的紋路。

氣勢瞬間暴漲,閻君下腹突然長出第三隻手,同樣的大嘴張開,向著下方的所有人吸了起來。

而徐半仙帶著林若蘭母女兩還冇走多遠,巨大的吸力襲來,一瞬間林若蘭母女兩便被吸上了天空,奔著閻君的大嘴而去。

見此情形的江南再也無法保持冷靜,一時間氣勢大漲。

原本晴朗的天空,瞬間烏雲密佈,原來竟然是江南在這時候要突破,踏入神域境了!子氣,再加上被這個當老闆的這麼一激勵,一下子就上頭了。直勾勾的就奔著倉庫去了。天都已經黑了,倉庫裡麵的人早就已經休息了,就剩下倉庫的一個看管倉庫的老大爺。老大爺年紀也不小了,在這乾了好半天的時間,他卻從來冇有遇到過什麼意外,平時的時候也很放鬆,也冇法治裡麵的東西當一回事兒。現在正在這個屋子裡麵看著電影,喝著小酒,特彆的瀟灑。絲毫冇有察覺已經有人靠近。員工偷偷的看了一眼老大爺的屋子,發現冇什麼異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