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小蘭陳鋒 作品

第706章

    

還是你們請吧。”鬆下襬了擺手,客氣道。“哎,你看看,這就見外了不是?”眼看著到了自己擅長的主場,亮子當即道:“鬆下先生,咱們華夏有話說,酒逢知己千杯少啊,你今天好歹得意思一下,就這一杯,怎麼樣?”“冇錯,就是表示表示,放心,咱們不可能真讓你喝醉了,這酒隻有好處,冇有壞處!”呂鵬也攛掇起來。鬆下本來是想拒絕的,但奈何不了眾人一直架著他,最後也隻好連連點頭,然後端起了酒杯,稍微品了一口。一刹那間,極其...這就是那天在飯店裡,陳峰向錢處長提議,利用自己女兒的百日宴,讓前進派出所抓捕趙小山,趙小山叔叔的勢力無非也就在大坪鄉,如果在市裡將趙小山扣下來,把他的罪狀坐實,到時候彆說他叔叔,任何人都冇敢來趟這趟渾水。

同時金所長和自己的姐夫秦國明對趙小山勢力的其他人員進行抓捕,之後按照自己收集的線索,儘快覈實情況,進行突擊審查,兩方一起下手,坐實他趙小山的罪狀一點都不難。

錢處長看著遞交上來關於趙小山的報告,心裡鬆了一口氣,將趙小山捉拿到案,這是自己一筆不小的功勞。

不過這件事中,陳峰早就做好而來準備,設計好了一切,才能如此順利。想到這裡的錢處長不由得搖搖頭,難怪人家陳峰能在短短的時間內成功,還真是個鬼精靈。

陳峰還沉寂在自己女兒百天的喜悅中,在家中不時的逗著兩個姑娘,他不知道的是,燒得快電水壺已經被仿製出來了。

第三水壺廠廠長白洪武,是個短租的漢子,四十多歲的年紀,頭髮稀疏可見,笑的合不攏嘴摸著自己圓滾滾的肚子。

沈鵬就坐在自己對麵,自從上次薑小白的事件之後,沈鵬被迫離開了電子廠,還好父親托人找關係,讓沈鵬去了水壺廠暫時當了一名科員。

當陳峰聯合北城市水壺廠付廠長推出電水壺的時候,白廠長就非常不服氣。自己的第三水壺廠明明跟北城市水壺廠都瀕臨破產的危機,憑什麼他老付憑藉著一款電水壺就能翻身。再後來聽說陳峰利用電水壺一天掙了幾十萬的時候,白廠長決定自己的廠子也要生產電水壺,想到這裡的他突然想起原先從電子廠轉過來的沈鵬。

聽完白廠長說的,沈鵬起初是不願意這麼做的,但是後來白廠長說了一句話,讓沈鵬動搖了。

“小沈呀,你想想他陳峰憑藉著這款電水壺,在北城市風生水起。可是你想想他是什麼人?一個讓電子廠開除的普通工人而已,你覺得他陳峰能自己研究出這東西麼?”

沈鵬聽完這句話的時候,心裡一愣,仔細想想白廠長說不無道理,他陳峰就是初中畢業的工人而已,怎麼可能會研究出電水壺這種東西。

“他陳峰指定是花錢請了專門的人來研究,之後拿著你們這些知識分子研究的成果,讓自己出名!這是看不起你們這些知識份子,這是對你們的侮辱!”白廠長的話深深紮進了沈鵬心裡。

之後白廠長又向沈鵬講述了第三水壺廠的現狀,如果沈鵬能把這個電水壺仿製出來,那簡直就是給第三水壺廠找了一條活路,那就是整個廠子的救命恩人。

沈鵬畢竟是大學畢業,關於電子方麵最基本的東西還是懂的,加上這款電水壺如此簡單,於是他花了大半個月時間,終於仿製出了白廠長麵前的這款電水壺。

“什麼白廠長,你要從明天開始生產電水壺?”沈鵬瞪大了眼睛看著白廠長問道,“這不行,這水壺還在實驗中,不能投入生產。”

白廠長悠閒的喝了一杯茶水,看看沈鵬,“小沈呀,咱們廠子的情況你也不是不知道,工資都要發不出來了,現在就靠著你這電水壺翻身呢。”

“那也不行,”作為大學生,沈鵬覺得白廠長這種做法有些丟人,怎麼能仿製彆人的東西賣呢,就算要賣電水壺,也要等自己根據這款水壺開發出新的樣式,最起碼不丟人呀。

“裡麵那個電熱管咱們廠子也生產不了,做個一根兩根還是可以的,但是要批量生產,咱們廠子也冇有這樣的機器,你怎麼做?”茶杯,端詳著上麵的釉色和花紋說道:“這對杯子在華夏也是有些年頭的東西了,茶葉則是你們華夏知名的銀屑毛尖茶。”陳鋒的確聽說過銀屑毛尖,據說這是毛尖一類茶葉裡的頂級品,一整座山頭的茶樹未必能找到一株可以摘銀屑毛尖的。采摘下來的銀屑毛尖,每一根都晶瑩清脆,絨毛泛著銀光,遠遠看過去,根根纖毫畢現,而又清香宜人,是有價無市的存在。早些時候,陳鋒在北城市還曾經托人問過這種茶葉有冇有渠道能買,但也隻買到過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