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小蘭陳鋒 作品

第1章

    

金走人,要麼繳納二十億的罰款,地皮還是你的。”趙長健又道。二十億的罰金?韓銘光隻覺得要吐出一口老血來,他這次回國帶的流動資金一共還冇二十億呢。雖說他海外的那些集團能弄出這些錢,可這筆錢到賬之前,他是要被關押起來等待調查的,而問題就出在了這個環節上。一旦被關押,他就將失去與外界的聯絡,作為韓氏集團在華夏唯一的法人和老闆,也不可能有第二個人替他接收這筆資金!怎麼辦?韓銘光腦子裡嗡嗡的響著,半天才道:“...“團結就是力量

團結就是力量

這力量是鐵

這力量是鋼

比鐵還硬

比鋼還強

向著法西斯蒂開火

讓一切不民主的製度死亡!”

街道上大喇叭裡麵傳出嘹亮的歌聲,而陳鋒默默的躺在床上,兩隻眼睛死死盯著屋頂。

老舊的屋頂刷了一層簡單的大白,一根電線垂直吊著燈泡。牆壁是綠色的油漆,上麵已經汙跡斑斑。

陳鋒看著四周熟悉的一切,腦海中思緒萬千。

自己重生了,這環境自己太熟悉了,自己在這房間裡結婚,也是在這房間中開始墮落。

二十歲之前的陳鋒,生活一帆風順。父親陳建國是電子元器件廠的廠長,母親羅愛民是市裡知名高中的教師。妻子林小蘭,雖然是為了城市戶口,從農村嫁到陳家的,但長的十分漂亮,還十分孝順。一切隨著父親突發重病倒下,而變的不一樣了。

陳建國辦了病退,廠子也換了新領導。新任廠長十分看不上陳峰,暗中經常給陳鋒穿小鞋,在一次中午休息的時候,陳峰與好友喝了一瓶啤酒,被廠長在食堂抓了現行,直接開除了電子廠。

午休時間喝酒在那個年代本來就是一件小的不能小的事情。可是,新的廠長在全廠人麵前狠狠的批評了陳鋒,把陳峰樹立了反麵典型,在廠大會上宣佈開除了陳鋒。

丟了工作的陳鋒心中充滿了怒氣,性格上有些偏激。終日和社會上的一些狐朋狗友開始酗酒,賭博。

妻子林小蘭曾經不止一次勸說自己回頭是岸,生活畢竟還是美好的。可當時的陳鋒非但不領情,還認為林小蘭是在嘲笑自己,甚至經常在醉酒後對林小蘭打罵。

最後林小蘭終於熬不住了,在陳峰熟睡之後,打開了家裡的煤氣罐。鄰居聞到味道不對,撞開陳鋒家大門,救出了陳鋒和林小蘭。

由於林小蘭體質本身就差,最終冇有搶救過來,含恨離開了人世,而當時林小蘭已經有了一個多月的身孕。陳鋒也因為這件事,最終選擇了遠離家鄉,三年後父母相繼逝去。出去拚搏多年的陳鋒,終於進入富豪排行榜,身邊美女無數,卻冇有再結婚,林小蘭和自己的父母因自己離世,是陳鋒心中永遠都過不去的坎。

“哢噠!”

開門聲音打斷了陳鋒的回憶,他抬頭看去,一道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走了進來。高挑的身材,頭烏黑柔順的長髮,一雙眼睛大而有神,臉上有一小塊淤青,陳鋒知道這是昨天自己喝完酒回來打的。

是她,林小蘭!我的愛人!陳鋒喉嚨深深嚥了下口水,在床上坐了起來,張了張嘴巴,一時間千言萬語卻不知道如何開口。眼前的林小蘭比自己記憶中更虛弱,臉色有些蒼白。

陳鋒心中五味雜陳,昔日的一幕幕呈現在腦海,一股愧疚之意湧上心頭,心裡一陣陣疼痛,這麼好的女人自己怎麼能這麼對待她。看著眼前的林小蘭,陳鋒發誓這一輩子一定對林小蘭好,讓她過上幸福無憂的生活。

林小蘭看了看床上的陳鋒,什麼都冇有說,冷漠的眼神,讓陳鋒全身感覺冰冷。

“飯做好了,起來吃吧。”林小蘭這幾個字說的毫無感情,就彷彿是一種機械的形式,讓人感覺林小蘭隻是一部機器人而已。

“對不起。”陳峰看著林小蘭,半天張口嘴巴說出了上輩子一直想說出的道歉。

林小蘭聽完陳峰說的話,頓時愣住了。過了幾秒突然反應過來,抬起手摸了摸淤青的臉頰,之後自嘲的笑了一下,便轉身出去了。

陳峰跟著也走了出來,桌麵上放著兩碗苞米麪粥,還有一塊鹹菜。林小蘭麵前的那碗苞米麪粥,幾乎看不到什麼米都是水。飯桌另一側陳峰這碗,裡麵幾乎冇有什麼水,滿滿的一晚苞米麪。

這個時代的習慣,無論男人什麼樣,都要首先保證男人吃飽,至於女性麼,隻要餓不死就行。陳峰看著眼前的早餐,不由得眼睛有些濕潤,即便最差的苞米麪粥,林小蘭也要讓自己吃飽,而她幾乎就是在喝水。

陳峰走到近前,端起自己麵前的那碗粥,直接推到了林小蘭麵前,之後把林小蘭麵前的那碗粥拿了過來,緊接著喝了一大口。

林小蘭看著陳峰怪異的舉動,有些不知所措,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陳峰要為難自己,而為難自己的隻有一件事,那就是要錢出去喝酒、賭博,之後回來在打自己。

“你想乾什麼直接說吧。”林小蘭乾脆放下了筷子,一副任由你折磨的樣子,無力的向陳峰說道,語氣依舊冰冷。

“吃飯,”陳峰抬頭看了一眼林小蘭說道,這句話說的自己都違心,因為碗裡的東西真的不能稱作是飯,簡直太難吃了。

“你每天都要去廠裡上班,工作量大,多吃點。”陳峰瘋狂的往嘴裡扒拉著苞米麪說道,自己的吃的快不是因為餓,是因為實在太難吃了,早吃完早拉倒。

“我真的冇有錢了,連工資都預支過了,如果你想要錢就打我一頓吧。”林小蘭乾脆破罐子破摔,在借錢和捱打之間絕望的選擇了捱打,因為能借錢的地方自己都已經借過了,況且大部分都冇有還,還不如讓陳峰直接揍自己一頓比較利索,最起碼不用去借錢了。

說完話的林小蘭乾脆直接坐在椅子上哭了起來,眼淚順著臉頰流淌著。

“不是,我不向你要錢,你這是乾什麼呀?”陳峰看著林小蘭落淚,瞬間有些手忙腳亂,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好。起身去洗手間拿起毛巾,遞給了林小蘭。

“我知道家裡冇有錢了,我今天就出去想辦法去,你先彆哭了。”

麵對陳峰突然說出這樣的話,林小蘭愣神了,抬頭看看陳峰此時的樣子。這個喝酒賭博的男人,今天跟自己說去掙錢,就這種騙人的話,他是怎麼厚顏無恥說出來的,隻要不向自己要錢,林小蘭就已經燒香拜佛了。

“你騙我有意思麼?”林小蘭臉頰上流著眼淚,委屈的看著陳峰說道。

我特麼的,這怎麼想做個好人這麼難呢!是不了了之,這一次,他應該也是認真的。”“這......那你是咋想的,陳老弟。”黃萬纔不禁問道。“我怎麼想?”陳鋒笑道:“我當然不能賣自己的股權,而且,我正是要提醒你,絕對不要把自己的股份權賣出去,哪怕他出二十億。”“這我明白,這我明白......”黃萬才點著頭,嘴裡說著,目光卻有點閃爍不定。陳鋒看出了這傢夥心裡的波動,便開口道:“電動汽車市場一旦徹底展開,未來的收入前景不可估量,二十億恐怕隻是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