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煙 作品

第1114章 你能活下來,我就告訴你

    

,林海發了過去。小糊塗仙:老君,求購一顆還魂丹。林海發完,就在那等著老君的資訊,結果一等,半個小時都過去,也冇收到太上老君的回覆。草,賣不賣說句話啊,真他麼的操蛋!林海盯著螢幕,一陣氣惱。“林海。”身後,忽然有人叫自己。林海回過頭,隻見柳馨月站在自己身後,梨花帶雨,顯然剛剛哭過。“馨月,你彆急,我會想辦法的。”林海趕忙出言安慰。“嗯,沒關係的,反正我爸已經睡了這麼久了,多等一等也冇什麼。”柳馨月強...第1章你能活下來,我就告訴你

林海正準備開口問清楚,突然間玉天澤淡淡的聲音,在天空飄蕩過來。想-免-費-看-完-整-版-請-百-度-搜-品-書-網

“隨我進城!”

林海眼前一亮,不由哈哈一笑。

“多謝玉城主!”

說完,林海身影一動,就直奔城門而去。

“宗主,切莫前行!”風智遠等人見狀,趕忙將林海攔了下來。

“宗主,小心有詐!”

“是啊,宗主,這陷空陣著實恐怖,不要著了玉天澤的道啊!”

看著一眾苦口婆心相勸的金丹高手們,林海則是淡然一笑。

“你們放心,玉天澤已經冇有惡意了!”說完,林海眼中精芒一閃,露出自信的笑容,“就算有,我又何懼哉?”

“隨我進城!”林海說完,推開眾人,負手而行,淡定從容若閒庭信步。

“唉!”風智遠等人輕歎一聲,雖然全都覺得林海過於自信,低估了人心險惡,但冇有辦法,也隻好凝神戒備,警惕的跟著林海前行。

“嗯?”直到林海已達城門口時,風智遠等人發現,陷空陣並冇有再次啟動,他們也冇有遇到任何的阻礙與危險,頓時各個露出驚疑之色。

而這個時候,城門突然大開,一個頂盔摜甲、威風凜凜的武者來到林海麵前,行了個禮。

“林前輩,請隨在下前往城主府!”

“有勞了!”林海點了點頭,大步隨著武者向城中走去。

風智遠等人,更是滿臉疑惑,緊隨林海其後。

林海見狀,腳步一頓,回過頭淡淡看了他們一眼。

“你們,都在此等候,我一人前往便可!”

“是!”風智遠等人互相看了看,隻能恭敬答應,停下了腳步。

城池就這麼大,林海如果真的有危險,眨眼的功夫,他們便可支援,倒也無需寸步不離的跟隨。

何況,有些心思活泛的,聯想到玉天澤乃是一名姿色絕美的女修,林海又是血氣方剛的年輕人,說不定會發生點什麼,他們跟著,豈不討林海嫌棄?

林海纔不管他們怎麼想,跟著武者來到了城主府,被帶到了宏偉寬闊的會客大廳。

“城主稍後就到,請稍等!”武者離開後,立刻有侍女,奉上香茶。

林海坐在竹椅之上,四下觀望,眉頭卻猛地一挑。

“這裡也有陣法?”

隻見大廳的幾處不顯眼位置,建築的極為講究,外人看來可能隻是覺得造型奇特,但是林海這種陣法大家,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不同尋常。

雖然陣法尚未啟動,林海不知道端倪,但隻憑著感覺,林海可以肯定,此處的陣法雖小,但凶險程度,絕對不弱於城外的陷空大陣!

“看來這個玉天澤,也是個陣法高手啊!”

林海正想著,突然門外傳來腳步聲,抬頭望去,林海的眼睛瞬間就直了。

隻見一個身穿草綠色水羅裙、嫵媚動人的絕色美女,正立於客廳門口,美眸似水流轉,睫毛閃動,正朝著林海輕柔望來。

“好美啊!”林海心中不由暗讚一聲,立刻認出麵前這位美女,正是換了女裝的玉天澤,情不自禁被玉天澤的美貌打動,有了片刻的失神。

“哼!”見林海眼睛直勾勾看過來,玉天澤俏臉一紅,口中一聲輕哼。

“額……咳咳!”林海這才發現自己有些失態了,趕忙輕咳兩聲,掩飾下尷尬,隨後站起身來,朝著玉天澤微微一笑。

“玉城主真是國色無雙,讓林某都有些失神了。”

玉天澤白了林海一眼,卻如嬌似嗔,彆有一發滋味,讓林海心頭砰砰直跳。

“我靠,這個玉天澤,一顰一笑間,竟然風情萬種,讓人生起憐惜的衝動!”林海不得不承認,玉天澤作為女人,身上充滿了讓男人瘋狂的無窮魅力。

林海見過的美女也不算少了,柳馨月、楚林兒、冷月茹、許甜、雲慧兒、甚至甄爽等等,雖然風格各異,但容貌都不在玉天澤之下。

但不知道為何,林海卻總感到玉天澤的身上,似乎有著一種其他人冇有的東西,而這種東西,對男人來說,無疑是致命的!

如果非要說出個所以然,那就是柳馨月等人,就像正值芳華的青春少女,靚麗卻青澀,而玉天澤給人的感覺,則像是成熟嫵媚的少婦,一顰一笑間,都能勾人心魄,讓人生出最原始的**,但又和甄爽那種,截然不同。

甄爽是讓人看一眼,就想狠狠在她身上發泄一番,死了都值,而玉天澤卻是那種讓人恨不得緊緊摟在懷裡,像個寶貝一樣,去細細品嚐,連心靈都跟著陶醉。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女人味?”

林海震驚的發現,自己居然第一次對柳馨月以外的女人,產生了一種彆樣的感覺,這種感覺讓林海突然有些害怕,趕忙甩了甩頭,將之從心中揮去。

同時,林海也終於明白,為什麼玉天澤會女扮男裝了,以她展現出來的魅力,平時真要以女裝示人,還不知道會引來多少糾纏呢。

玉天澤似乎早已經習慣了男人看向自己的眼神,臉上冇有表現出一絲變化。

蓮步輕移,走到林海的麵前,玉天澤朱唇輕啟,淡淡開口。

“把之前那塊玉石,再給我看看!”

林海心頭一跳,趕忙意念一動,再次取出玉石,交到玉天澤的手裡。

同時,林海雙拳不由自主握緊,心臟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變得緊張起來。

他來蓬萊仙島的目的,就是為了尋找這玉石礦藏,如果玉天澤真的見過的話,那他就不用再闖城奪位,發動那麼多人去撒網尋找了。

玉天澤柔若無骨的玉手,輕輕張開,托著玉石,美眸轉動看了兩眼。

“相同的玉石,我也冇有見過!”玉天澤一開口,林海的心猛地一沉,可隨後一句話,卻讓林海一下子激動起來。

“但是,和這玉石顏色不同,裡邊含有靈氣的石頭,我倒是見過!而且,是一處長達幾十裡的礦藏!”

“玉城主!”林海滿臉興奮,伸手將玉天澤的肩膀抓住了。

“你乾什麼!”玉天澤眉頭一挑,俏臉寒霜,真氣一蕩,將林海的手臂震開,連退三步,嗔怒道。

“額……對不起,對不起!”林海連連道歉,“是我太激動了!”

“玉城主,能不能告訴我,這礦藏在哪裡?這對我太重要了!”林海記得火雲道長就曾說過,他誤入島中,見到的礦藏,也是與林海手中的玉石顏色不同,卻同樣含有靈氣,與玉天澤描述的完全一樣,很有可能便是林海要找的!

玉天澤美眸閃動,盯著林海看了兩眼,忽然緩緩朝著身後退出一丈的距離,隨後嘴角輕輕上揚,露出一抹耐人尋味的笑容。

“好啊,隻要你能活下來,我就告訴你!”

玉天澤話一說完,林海臉色陡然一變,升起一絲不好的預感!

駭然之下抬頭望去,卻發現玉天澤的身影,突然消失不見!急急閃現而出,帶著怒意向龜丞相喝問道。“龜丞相,是你家王後對銀合有意,我是來向王後提親的!”“你敢對我動手,便是對你家王後不敬,你活膩了嗎?”“我他麼敬你妹!!!”龜丞相一聲咆哮,眼睛都紅了。隨後,咬牙切齒朝著林海說道。“小兔崽子,王後是我龜丞相的,誰也彆想染指!”“什麼?!”林海聽到這話,頓時一呆,滿臉的震驚。這,這尼瑪什麼情況?龜丞相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直接將林海給整懵逼了。難道說,龜丞相和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