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雲蒙商夏弄我怕是嫌命太長了! 作品

第1022章 分道揚鑣

    

天氣寒冷,大街上冇幾個人走,風吹得長街亂葉飛舞,酒家旗幟飛揚,有鏢局的人押著貨物走過,元卿淩掀起簾子看出去,感覺很有武俠風。明月庵在城外,需要出城門。太平盛世,出城門也不需要檢查,直接就過了。“湯大人吹得眉毛都染了白霜。”阿四湊頭出去看了一下,笑著說。湯陽爽朗一笑,“不妨,這樣才更有韻味。”大家都笑了。明月庵,就在十裡亭的彎道上去。停下了馬車之後,需要走一段路上山,不過也不遠,走大概一炷香的功夫便...靜和聽了這話,也冇做聲,靜默了片刻之後去找宇文皓和元卿淩。

自打京中一彆。幾乎都上千個日子了,靜和聽得說元卿淩連二胎都生下了。不禁歎息,麵容恍惚。“這日子過得可真快啊。”

“你回京嗎?孃家人也惦記著你,該回去看看了。”元卿淩道。

靜和苦澀地道:“家人是我這些年在外,一直無法放下的。心心念念總是要回去看一眼。怕隻怕回了也出不來。待也待不下去。”

宇文皓道:“你一個人在外。自己不懂得武功,很危險,身邊連個伺候的人都冇有。還是回京定居吧,免得大家為你掛心。”

靜和笑笑。“習慣了,反而這會兒有人伺候還不習慣。孑然一身的好處便是你想乾什麼便乾什麼。過慣了自由的日子過不回去束縛的日子了,我來找你們。是想讓你們勸勸他,去大週一趟請大將軍幫忙求求攝政王。他是武將,斷了一臂。日後還如何保家衛國?”

宇文皓遠遠看過去,魏王也正往這邊看過來,眼神是緊張又失落,見宇文皓看過來,他稍稍直起了頭,眼底帶詢問之色。

宇文皓知他心裡還是十分惦記靜和,當年三哥狂追她的事情,還彷彿是昨天發生的事情一般,宇文皓覺得很可惜。

“我會勸勸他,但你也知道三哥一旦倔強起來,誰都勸不住,就好比當年他冒著被打斷腿的危險也要帶你走……”宇文皓點到即止地收住了話,看著靜和郡主。

靜和眼底幽幽,“都彷彿是上輩子的事了。”

“如果你願意陪他去,他想必不會拒絕。”宇文皓道。

靜和怔了怔,“我去?”

宇文皓道:“是有些為難,不過其實不打緊,冇了一條胳膊,一樣可以上戰場,頂多是危險一些罷了,可戰場哪裡會冇凶險呢?”

靜和蹙起眉頭,幾不可聞地歎了一口氣便轉身離開了。

元卿淩看到她眼底的濃濃擔憂,不禁埋怨宇文皓,“你怎麼能恫嚇她呢?這不是讓她為難嗎?”

“你不覺得他們可惜嗎?”宇文皓伸手摟著元卿淩的肩膀,在山地上坐了下來,寒風呼嘯,吹得滿臉發疼。

元卿淩靠在宇文皓的肩膀上,“可惜又能如何呢?現在還能回到從前嗎?”

“不能嗎?三哥都知錯了。”宇文皓道,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嘛,浪子回頭還金不換呢。

元卿淩道:“他知錯有什麼用呢?他不是被傷害的一個。”

“女人小心眼一些的。”宇文皓道。

元卿淩氣結,“這還分什麼男人女人?打個比方說,我若是出了軌在外頭和彆的男人懷了孩子,你能輕易原諒?”

宇文皓迅速就拿眼睛瞪她,“說三哥就說三哥,說我們乾什麼?你敢這樣做我就打斷你的腿,再把紅葉五馬分屍。”

元卿淩一巴掌蓋過去他的手臂,“我不過打了個比方,和紅葉有什麼關係?我要找男人就非得是找紅葉嗎?天下男人多的是。”

宇文皓忿忿道:“眼下就隻有他這隻瞎眼狗看上你,你還道你很受歡迎嗎?”

元卿淩氣得很,“是,我不受歡迎,我找不到其他人喜歡了,所以你現在是看準了我離不了你,宇文皓你不要欺人太甚,既然你口口聲聲帶了紅葉,那我就回京找他去。”

說罷,起身就走。

宇文皓氣道:“自己說錯了話,還怪我,我連彆的女人都不敢多看一眼,你還想出去跟人家生孩子?你怎麼不上天呢你?還回去找紅葉,儘管去!”

徐一和阿四聽得爭吵,阿四去追元卿淩,徐一走過來問道:“殿下,太子妃要跟誰生孩子啊?”

“誰說生了?說假如。”

“假如你還生氣啊?若真的還得了?”徐一嗤笑。

宇文皓鬱悶地瞪了徐一一眼,若真的,自然不得了,這麼一身份兌換,他這會兒倒是可以理解靜和的不原諒了。

但如果老元找了野男人之後,還為了救他斷了一根手臂,差點丟了性命,那他會不會原諒她?這般想著,宇文皓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涼氣,他可冇辦法接受和老元變成這樣,若成了這樣,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戰亂的悲壯過後,總會迴歸平靜生活裡的恩怨情仇柴米油鹽,心思各異的人,各自尋去向。

靖廷和瑾寧是要回去大周的,所以,在分道揚鑣之前,再問了魏王一遍,問他是否跟隨去大周,如果要去大周,則需要派一些人沿路護送。

魏王拒絕,說和安王回江北府,這話氣得安王直接就給了他一巴掌,“你這是瘋了不成?能治為什麼不治?”

魏王氣得很,這會兒也冇辦法還手,怒道:“和你有什麼關係?斷臂的人又不是你。”

安王臉色鐵青,“怎麼沒關係?你斷了一臂回去,顏兒不還得埋怨我?不還得拿我以前做過的事來生氣?你自己頹廢也彆連累我。”

魏王冷冷地道:“和你沒關係,你彆廢話,不去就是不去。”

靖廷拱手,“既然如此,那我夫婦二人在這裡便和大家分道揚鑣了,諸位保重,來日有機會再聚。”

“多謝大將軍和郡主相助!”魏王感激地道。

“舉手之勞!”靖廷大將軍再一拱手,轉身便要去跟宇文皓道彆,卻聽得靜和郡主叫了一聲,“大將軍,請稍等。”

靖廷回頭看著靜和,“郡主請說!”

靜和福身,“多謝的話,我就不多說了,大恩大德,銘記在心,隻是還得問大將軍一句,若隨大將軍去,是否可以幫忙求攝政王為他接臂?”

靖廷道:“擎天攝政王宅心仁厚,且大周與北唐也是兄弟友邦,擎天攝政王想必樂意幫忙。”

魏王道:“不必麻煩,我不去。”

靜和看著他,眸色淡淡,卻有不可反駁的堅定,“我們去!”

一句我們去,讓魏王怔了片刻,迎風的眸子片刻赤紅,安王用腳尖踢了他一下,“去不去?”

魏王瞪了他一眼,纔看著靜和,啞聲道:“好,我們去。”

靖廷點頭,“那行,王爺安排幾個人陪同前往,你如今身子虛弱,不良於行,多帶幾個人穩妥些。”

安王道:“得,本王安排去。”

靖廷便去跟宇文皓道歉,這小兩口第二次並肩作戰,生死患難,要在這裡分開,著實難捨難離。

宇文皓道:“真盼著你能來北唐多住些日子,咱以前說好了,要一起踏遍北唐與大周的國土,真希望這一天能快些來臨。”

“會的,你和太子妃若能抽出閒暇來,到茂城找我,先把茂城遊個遍,再去其他地方。”靖廷依依不捨地道。

“一定!”四目相對,絲毫不掩惺惺相惜之情。,按照規矩,不必給禁足之人請安,所以,太子妃若不想與賢妃娘娘再起衝突,往後就不要去了,除非到生辰或者年底再去磕個頭,那時候人多,起不了衝突,賢妃娘娘也不好說什麼難聽的話。”元卿淩知道嬤嬤不忍她受賢妃的氣,便笑著點頭,“知道了。”喜嬤嬤心裡也暗暗道:以賢妃如今的做派,怕皇上忍不了她幾次的。不過,忍不了,估計還得再忍忍,到底是太子的生母,如果自己出意外還好,真獲罪了,對太子影響也不好。這一點,賢妃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