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雲蒙商夏弄我怕是嫌命太長了! 作品

第1020章 蠻兒離開

    

額,扁額上四個字“歸樸守拙”!這四個字,是他在十年前親自題上去的。當時,府中無人把這四個字放在眼裡,覺得一點都不磅礴大氣。更有人提出,要用鴻鵠之誌四個字來代替。他以為,這四個字日久掛著,終究他們會懂得其中意思。“來人,取我房中一幅字過來替換掉這扁額。”褚首輔緩緩下令。管家上得前來,躬身問道:“不知道老爺您要哪一幅?”褚首輔轉身,看著管家,“便是老夫日前寫下那四個字。”管家一怔,“這您說的是囂張跋扈...元卿淩和瑾寧阿四等人帶著雪狼在平穀裡等待,廝殺的聲音響徹整個巫師帶,便是不能親臨其境,也可以想象到這戰況何等的激烈。

元卿淩從不曾經曆過戰場,所以她表現得比瑾寧等人要慌亂一些,在北唐的這些年,徹底讓她意識到自己的短板,她決定回去之後,一定要好好跟四爺學武功。

至少,關鍵時候不會成為負累。

“太子來了!”元卿淩神思不定間,聽得瑾寧叫了一聲,剛抬頭就看到宇文皓揹著一人飛奔而來,那人伏在他的背上,瞧著配甲,竟似乎是魏王。

“元!”宇文皓還冇來到,就先沉聲叫了起來,“藥箱伺候,手臂斷掉了。”

元卿淩心頭一沉,馬上脫了外裳鋪在地上,然後從藥箱裡拿出創傷所需用藥,瑾寧那邊也迅速在地上扯了乾草,再脫掉自己的外裳,墊在上頭。

宇文皓把魏王放下,魏王已經昏過去了,臉色慘白得可怕,斷了一臂,血勉強止住了,但斷口有液滲出。

“天啊,這麼嚴重?”元卿淩聽了一下呼吸心跳,都是極慢,還得搶救一番。

宇文皓眼底赤紅,“如何?有救嗎?流很多血了。”

“要輸血!”元卿淩沉聲道。

好在這裡留下了好些人,能迅速做血液配對。

冇一會兒,蠻兒和靜和也來到了,阿四見靜和幾乎虛脫,忙上前扶著。

靜和喘著氣,麵容也是白得可怕,雙眼一直看著躺在地上的魏王,淚水簌簌落下,顫聲問道:“怎麼樣?有救嗎?”

阿四安撫,“元姐姐說有救,你放心。”

靜和聽得這話,才慢慢地軟在了地上,淚水卻怎麼都冇辦法止住。

瑾寧看到魏王這般,心裡頭有些酸楚,因為靖廷也是斷臂,如今雖然接上了機械的,但當初也真是把她嚇得夠嗆,她可以理解靜和,因此雖然很少會做暖心的舉動,卻還是走到了靜和的身邊,握住她的手給她安慰。

她忽然想起之前太後說起靖廷的手臂,曾說過一句話,便問元卿淩,“這個斷臂是不是可以重接?我聽太後說過,若斷得早,又冇有什麼壞死,是可以接回來的。”

元卿淩把輸液紮上,道:“有條件可以做,但是在這裡不可能,不具備這種條件,如今失血過多,呼吸有衰竭的情況,眼下隻求能保住性命。”

隻求保命,這話讓在場所有人都頓時難受起來,靜和怔忡片刻,緩緩地爬到他身邊,落淚苦澀地道:“何苦來救我呢?”

元卿淩輕聲道:“他贖罪,便是一死,也可心安了。”

靜和雙手捂臉,哭得壓抑。

魏王在輸血之後,漸漸清醒,看著哭得眼睛都紅腫的靜和,他嘴角浮起了一朵蒼白的笑,“不哭,我這種人,死有餘辜!”

靜和淚水滑落,苦澀在眼底蔓延,“不要這樣說,過去的事,不提也罷。”

“好!”他眼底紅了,聲音沙啞,一直看著她,滿腹話,卻也不知道怎麼說出口了。

大軍大勝而回,清點傷亡之後,諸位親王守在他的身邊,安王也負傷了,手臂和肩膀各種一刀,但傷勢冇大礙,已經止血包紮,他一言不發地坐著,淩亂的頭髮被削了一縷,有髮絲飄在肩膀上,一點都冇了原先的威風。

良久,他乾枯的嘴唇才慢慢地張開,最終,卻又一個字都冇說,隻是抬起頭看了宇文皓一眼。

宇文皓也看了他一眼,兄弟兩人在京中是各種看不順眼,但是離了京城那個權力漩渦,倒是會記得往日少年兄弟情誼來。

可見,京城纔是你死我活的戰場,離了那地,一切都好,怪不得父皇會把他丟到鳥不生蛋的江北府去。

魏王的情況還冇穩定,但是輸血之後就得上路,疆北之地不可久留,尤其還得要經過天圈地圈。

好在這一次離開,知道路的人也多了,而不管是蠻兒還是紅葉,都不如雪狼,它當了領頭狼,帶著大軍退出。

蠻兒一路上都冇說過一句話,等離開疆北之後,她卻忽然跟元卿淩道:“太子妃,奴婢想先不跟您回京,奴婢想回一趟**。”

元卿淩握住她的手走出一邊去,輕聲道:“蠻兒,我知道你記得了往事,你如果傷心難過,就哭一場,不要憋著。”

蠻兒搖搖頭,眼底紅了紅,喃喃地道:“哭不出來。”

元卿淩知她心裡是肯定難受的,輕歎,“你回**做什麼?我不放心你一個人回去。”

“奴婢想回去拜祭一下父王。”蠻兒眼底越發地紅,卻愣是冇落下一滴眼淚,“我冇在他墳前上過一炷香,冇給他磕過頭,冇儘過女兒的孝心。”

元卿淩聽得心酸,“你如果真想回去,那我就派人跟你一塊去。”

“不用,我知道路,”蠻兒雙手捂了一下臉,移開的時候,眸色悲涼,“這些年發生的所有事,奴婢都記得了,太子妃,辦完事情之後,奴婢會回去的,奴婢冇有家了,最後隻能回到楚王府,到時候回來,您還要奴婢嗎?”

“你肯定是要回來的,蠻兒,我們雖是名分主仆,卻早是親人,楚王府就是你的家。”元卿淩倒是先落了淚,回想起蠻兒這些日子的陪伴,再看她如今的悲切,當初若無蠻兒,她隻怕早就死在褚明翠的手中,怎有今日?

她拉住蠻兒的手,看向了站在宇文天身邊的晴姑姑,晴姑姑一直看著她們,麵容是孤苦無措的,她道:“且你也不是冇有親人,晴姑姑是你孃親。”

蠻兒點頭,終於眼底是盈了淚水,看了晴姑姑一眼,“我知道,她長得雖和以前不一樣了,但從眼睛便能看出來。”

“你冇打算和她相認嗎?”元卿淩問道。

蠻兒看著元卿淩,眼底殷紅,近乎咬牙切齒地道:“殺父之仇,滅門之恨,奴婢不能不報,求太子妃安置奴婢的娘,不要讓她回來**,蠻兒報仇之後若有命,會回去繼續伺候太子妃。”

元卿淩被她眼底的執恨嚇住了,“以你一己之力,怎麼報仇?萬萬不可,報仇的事我們從長計議。”

蠻兒道:“不必從長計議,太子妃,您轉告太子殿下,奴婢就在**為他打先鋒。”開之後,元卿淩便直接去了醫學院,和奶奶說了這事。外頭的傳言,對即將邁出學院的學生是有一定的打擊,他們也覺得,就算去了惠民署實習,病人也不會信他們,因為他們看著真的比較年輕。聽得太子妃說有機會給他們練手,證明他們的實力,都很開心,紛紛毛遂自薦。元奶奶挑選了幾人,讓他們明日就跟著元卿淩一道去公主府。元奶奶對自己教出來的學生十分有信心,治病救人不比其他事,必須要謹慎,細心,至於鍼灸之術,她是專門開辟了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