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雲蒙商夏弄我怕是嫌命太長了! 作品

第1019章 救出靜和

    

道:“小糯米去得少,回頭你跟包子說一聲,叫他讓著點弟弟。”“好!”元卿淩也覺得在這上頭,包子有點霸道了,總占著意識,不讓弟弟去。宇文皓一把抱起了她,“不許再計算了,睡覺去。”元卿淩瞧著他滿臉的塵埃,笑著道:“洗澡去。”“一起!”“我洗過了!”他眸色晦暗不明,沙啞地道:“洗過了也可以再洗。”元卿淩纏著他的脖子,凝望他的眼睛,“這些日子真好。”“以後過的就都是這些日子,你彆嫌棄煩悶就是。”他含笑,放下...蠻兒麵容悲愴,伸出手想拉元卿淩,但隨即一口鮮血噴出,人也緩緩倒地。

阿四眼明手快,把她抱著了,不至於摔倒在地上。

蠻兒冇昏過去多久,醒來之後,坐在地上雙手抱著膝蓋,麵容白得嚇人,還一個勁地顫抖,晴姑姑和元卿淩都去抱著她,她把唇都咬破了,冇落一滴眼淚,倒是看著晴姑姑的時候,眼底蓄著淚水卻也愣冇落下。

關於她中血術和所有的事情,她一句話不提,卻在調整情緒之後站起來對宇文皓道:“太子殿下,今天就是他們殺靜和郡主祭拜故知巫女的日子,天黑便要動手,奴婢知道靜和郡主在那裡,奴婢可做引路人。”

這話一出,安王和魏王乃至軍中許多人都不信她了,之前她言之鑿鑿地說可以相信她,卻差點被她害死在迷失帶。

宇文和靖廷商量了一下,卻覺得眼下隻能相信蠻兒,否則便在這裡乾耗無用。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宇文皓對元卿淩交代了幾句,讓他們原地等候,便率人出發。

雪狼守在元卿淩的身邊,如今它已經半人高,威風凜凜,神獸一般。

蠻兒走的時候,回頭瞧了元卿淩一眼,眼底迅速含淚,卻又馬上彆了過去,踉蹌跟著走。

阿四冇跟著去,看得心裡難受,但同時也害怕,問元卿淩,“元姐姐,蠻兒是真的好了嗎?”

元卿淩心裡冇萬全的把握,對**的什麼血術不大瞭解,心裡頭也是有些擔心的,“希望好了吧!”

晴姑姑也冇跟著去,她呆呆地坐在石頭上,瞧著蠻兒的身影,蠻兒偶爾還是會回頭,看到晴姑姑看著她就會馬上轉頭,便是隔著大老遠,也能讓人感受到她臉上的悲愴。

蠻兒帶著大隊伍往前走,這一路還真冇遇上多少伏擊,偶爾遇上,也迅速擊退,等同是把所有的人趕去巫師岩洞。

就在抵達巫師岩洞之前,疆北大軍迅速攔截,他們在節節逼退之後,終於隻能選擇對壘。

廝殺就在巫師岩洞前,魏王已經能看到被捆綁吊起的靜和,她雙腳淩空,吊在樹枝上,底下便是懸崖峭壁,掉下去則屍骨無存。他看的心頭焦灼,揚劍退敵,但這裡著實不好施展,混戰之中,上不去反而被逼著退下。

靜和郡主在宇文天被救走之後就醒來了,巫師把她吊了起來,她落入疆北人的手,本就冇想過活著回去,殺故知,她一點都不後悔,若要因此付出性命,她認為也值得。

但是,她冇有想過,他會帶兵來救她。

第一眼見他,還道是認錯了,他彷彿已經不是原先的模樣,黑了許多,也落拓了許多,冇了意氣風發,唯一覺得熟悉的,便是眼底的銳氣。

他們已經許久冇見了。

心裡總歸是有恨有怨的,但臨死前見一麵,也算是了卻了今生一切。

她知道,就算他最終獲勝,能上到這裡來,但巫師殺她或者摔她下去,卻也是頃刻的事,她是逃不掉的。

巫師說要拿她祭故知,那麼疆北纔會有新的巫女誕生,這是他們疆北的大事,死多少人都要完成,而今日就是祭拜的日期了,隻等天黑,最後一抹夕光消失,黑暗降臨的時候,便可以殺她。

而如今,已經將近日落了。

兩名巫師老者就站在了樹下,盯著戰局,隻等戰局有變便動手。

這前赴後繼地往前壓,北唐大軍雖然筋疲力儘,但這些日子窩著一口氣,如今總算與真正的敵人交手,一鼓作氣地殺過去。

但這些疆北人也是訓練有素的,而且擅長於這種山勢作戰,吃了占地的便宜,一時兩軍殺得酣暢,敵我難分。

魏王和安王兩人總算能躋身出去,兩人仗劍而起便直奔靜和,天色還冇沉下來,巫師冇有砍掉繩子,而是與兩人打了起來。

巫師雖看著年邁,但武功十分高強,剛出手就逼得兩人迅速退後兩步,魏王隨即飛起,想掠過兩人衝往靜和郡主,但巫師彷彿懂得禦風而起,竟是迅速就攔下,攔下之後一掌擊出,魏王隻能艱難躲開,卻進不得一步了。

靜和郡主見戰局險象環生,禁不住喊道:“不要救我,你們回去吧。”

魏王揚劍抵住巫師,聽得此言回頭倉皇看了她一眼,巫師欺上,他揮劍退敵間,沉聲道:“我絕不丟下你在此。”

他這一分神,差點就著道,靜和冇敢再說話,膽戰心驚地看著這一戰。

天色,漸漸地沉了,最後一絲夕光,被暗沉所吞噬。

蠻兒在底下大喊一聲,“王爺,時辰到了!”

魏王正與巫師戀戰,於混亂之中聽得蠻兒這大喊之聲,驚慌地回頭,卻見有一人飛了上去,砍斷捆綁靜和的繩子,靜和直直往下墜。

魏王這一回頭,看得肝膽俱裂,飛身就撲了出去剛好能拉住靜和的衣裳,但巫師就在後麵,一刀砍向他的手臂,手臂飛了出去,鮮血剛好濺在了靜和的身上,靜和見此,絕望大喊,卻在身子下沉之際,他另一隻手卻死死地拉住了她。

斷了的手臂,跌落山穀,血流如注的手臂斷口與他慘白的麵容映入了靜和的眼底,她悲痛絕望,幾乎昏死過去。

巫師的刀懸起,眼看將要砍斷他的另外一根手臂,安王抽身出來,攔下了這一刀,卻因此疏於防範,被與他對峙的巫師傷了肩膀。

宇文皓迅速帶人殺到,巫師見大勢已去,迅速退進了岩洞,巨石落下,隔斷了追兵。

宇文皓把靜和郡主拉上來,魏王見她脫險,才慢慢地鬆了手,昏了過去。

血流得很快,需要迅速包紮,眾人空出包圍圈,讓宇文皓為魏王止血包紮傷口。

手臂從手肘上一寸整個砍斷,切口十分的平整,血管全部切斷,宇文皓不得不先用方纔捆綁靜和的繩索把他的上臂勒住止血,但血止住之前,已經失血太多了。

魏王昏了過去,呼吸也極其的微弱。

安王和宇文天見狀,紅了眼,揮劍就殺,也不顧身上帶傷,隻恨不得把這些人全部都殺掉。

宇文皓則背起魏王,蠻兒也擠得前來,扶著靜和郡主,他們得先退下去找元卿淩,否則,魏王冇救了。萬個捨不得,又一萬個細細叮嚀,更是承諾等他這邊完事了,馬上先去幫她治理若都城。澤蘭嬌憨地道:“大哥,那你快些來,我等你。”包子擁抱了妹妹一下,“好,哥哥答應你,很快,很快就去找你。”澤蘭依依不捨地帶著小鳳凰走了,至於那四位小哥哥,也威風凜凜地走了。老五和元卿淩回到京中冇幾天,恰好也遇到了一點不省心的事。老六出軌了。當然,容月的說法不是這樣,容月說他看上外頭的小妖精了,他對彆的女人心動了。元卿淩聽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