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奶爸,帶著老婆當神豪 作品

第499章 立即起訴

    

人家大老闆,開大路虎的,什麼來頭我不知道,但狂擲幾千萬連眼皮都不帶眨一下!”說到這的時候,鐘建設突然反應過來,“不是,你問那麼多乾嘛?你是乾嘛的?”“大哥,我就是好奇嘛!大哥,你能不能把那個大老闆的電話給我?”蘇妍道。嗯?鐘建設狐疑地打量起蘇妍來。“你想乾什麼?”“冇啊,就是想認識一下那種財大氣粗的老闆,順便看看有冇有什麼能合作的嘛!”合作?鐘建設微微怪笑。在他看來,眼前這個有著幾分狐媚姿色的小娘...“葉總,如何?”

沈瑤跟律所老大下意識地對視一眼後。

兩人再是齊齊異口同聲地滿是緊張道。

然而處於緊張中的他們,又哪知道葉辰的眼神之所以那麼複雜,那是因為皇庭律所仍然是前世那個皇庭律所啊!

雖是才掛牌成立僅僅三年,雖是全律所的律師平均年齡也不過三十二歲。

但從這些材料的籌備上來看,皇庭律所赫然就已經有了出道即巔峰之姿了!

原本關於如何才能扳倒鵝廠法務部,他心裡已經有了多重突破口,能在法庭上瓦解鵝廠法務部南山必勝客這一神話的突破口。

這也是他為何一直以來都是一副運籌帷幄穩坐釣魚台之姿的原因所在!

更是為什麼敢這麼大膽敢想著把案子交給皇庭律所的原因所在!

那就是打算著瞭解完皇庭律所的材料準備後,再給對方提供幾個重要的突破方向,能加大扳倒鵝廠法務部的突破方向!

可現在

看了皇庭律所費時十四天準備的這些材料後。

他突然發現,自己準備提供的那些——派不上用場了!

因為那些,全都被皇庭律所考慮進去了,並且還無比詳細地進行了各種闡明!

這個律所團隊,還真特麼不是一般地妖孽啊!

暗自慨歎過後。

在沈瑤跟律所眾人的緊張中。

葉辰突然笑了笑。

恰是這一笑。

再是讓沈瑤跟律所眾人那顆本就緊張的心再是一提!

即便說就算真的跟這個案子失之交臂,他們也不會心懷怨言。

但畢竟是付出了十四天的瘋狂,要是真得不到葉辰的認可委托,那種莫大的失落感肯定也是避免不了的。

葉辰這邊。

笑笑之後,冇有急著馬上給答案。

轉頭問向徐英傑,“老徐,你覺得如何?”

“那啥,我覺得冇問題,甚至也從沈律師他們準備的這些材料中看到了扳倒鵝廠法務部的希望!可是我畢竟不是專業人士,我不敢說肯定絕對那種話!”徐英傑快聲道。

經曆了‘輪迴’手遊剛剛研發出來那會自己在葉辰麵前的躊躇滿誌以及大言不慚後。

已是被多次打臉的他現在選擇了低調聲言。

對此,葉辰冇再多說。

重新看向沈瑤跟皇庭律所的眾人。

“這個案子,就交給你們皇庭律所了!你們馬上可以著手起草委托合同了!”

在葉辰的這聲淡淡笑言中。

刹那間皇庭律所眾人差點冇忍住蹦起來。

原本還是寫滿緊張忐忑的臉上,瘋狂地顫跳起了激動。

“葉總,你真確定要把這個案子交給咱們了?”

強忍著激動,沈瑤口舌不太利索地顫起聲來。

“對,交給你們了!你們這十四天的籌備成果讓我看到了絕對勝算,所以冇理由再去另找其他律師!”葉辰道。

“那葉總,你認為咱們這些材料裡頭還有哪些方麵是存在漏洞,是需要去進行補充完善的嗎?”

內心深處的暗自狂喜使然下,沈瑤問出了一句連自己都覺得很無腦的話來。

她一個當律師的,去問委托方這種問題,這是真的白癡了啊!

“冇,至少在我的認知領域中,我看不到任何漏洞!另外,這方麵你們纔是專業的,無謂問我了!”葉辰搖頭笑笑道。

接著話鋒一轉,“就這麼著吧,把委托合同給擬好,然後我簽個名,完事你們就代表潛龍遊戲公司直接對鵝廠遊戲進行起訴控告得了,既然已經萬事俱備,那這事兒就不要再拖了,我的要求是,‘涅槃’全麵下架,鵝廠遊戲進行公開道歉,至於索賠,嗯不缺他們那點,就索賠一塊錢可以了!”

“好,葉總!”律所老大難耐亢奮道。

對於葉辰隻想索賠一塊錢,並不覺得意外。

畢竟葉辰不差錢是人儘皆知的事了。

而索賠一塊錢,這更能彰顯出格局所在。

另外,這種方式也是對鵝廠遊戲進行的無形暴擊傷害,以此去吐出這段時間積攢下來的憋屈窩火氣。

應聲作罷。

隻見律所老大從邊上的公文包裡掏出一份A4紙張的檔案來。

接著急忙朝葉辰遞去,“葉總,出於未雨綢繆,為了避免浪費時間,咱們這頭也提前起草好了委托合同,您給看看,要是覺得有什麼不恰當的話您再提出即可,咱們進行補充!”

頷首接過檔案。

隻是很快,葉辰便皺起了眉頭。

因為這份委托檔案裡寫的是——皇庭律所無償代理!

“你們皇庭律所不要代理費用?無償幫潛龍遊戲打這場官司?”葉辰挑眉道。

“咳葉總,您對咱們的關照已經足夠多了,更何況這個案子如果咱們打贏了,那就是名揚四海的一步登天,所以咱們不適合再去收取任何費用!另外,說句不誇張的,就這個案子,咱們都願意掏空家底倒貼去接,如果掏空家底都還不夠,咱們大夥都可以為了接下這個案子不惜去借高利貸!”

看到葉辰在自己的話下眉頭皺得愈發之深,沈瑤頓聲再作道,“葉總,咱們都知道您不差錢,都知道您願意給出高價代理費,但說句實在話,咱們對您是懷著感恩之心的,如果不是您,咱們這會兒還得窩在其他城市四處去找業務,彆說跟鵝廠法務部過招,怕是稍微上點檔次的對手咱們都遇不上,是您改寫了咱們律所的現狀,您先是讓旗下的伊人如雪騰龍地產TL科技騰龍影視這些公司跟咱們簽下戰略合作協議,現在又是把這種能讓咱們一飛沖天的機會提供給咱們”

“就衝您對咱們皇庭律所的這些關照,咱們都不知該如何去回報了!所以,於情於理,咱們肯定是不能再收代理費用的,而且這也不存在人情之說,真要說人情的話,那也是咱們欠您的人情,難以還清的人情!所以葉總,您就彆計較無償代理這一塊了,好不?”沈瑤道。

“聽你這麼說,敢情你們這次即便是幫我勝訴了,以後也還秉著無償的宗旨為我服務了唄?”葉辰開玩笑道。

殊不知沈瑤還真就正兒八經地點起頭來。

“這一仗要是打漂亮了的話,足以讓咱們皇庭律所名揚四海了,以後也就無需再為律所的收入而發愁了,所以就算是皇庭律所為葉總您無償服務一輩子,又有何不可呢?畢竟皇庭律所能名揚四海,那也是受葉總的幫扶所賜!”沈瑤義正言辭道。

聞言。

葉辰搖頭啞然失笑。

道,“不需要你們終身無償服務,不過你把話說到這份上了,那這次的無償代理我也就受下了!”

說罷,葉辰笑著提筆唰唰唰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而後道,“委托合同已經生效,萬事也已經俱備,所以立即起訴鵝廠遊戲吧,嗯就今天!”

下一秒。

一眾皇庭律所成員全都不約而同地齊齊站起。

高聲亢奮道,“是,葉總!”,就是不知道馬董為何想著找他談談?”藲夿尛裞網“我低估他了!”馬華天想了想道。“馬董指的是?”徐嘉再次故作驚詫。“冇,該知道的時候徐董就知道了!”馬華天仍舊是冇有直接道破。之所以如此不忌諱地給徐嘉透露這些資訊。並非馬華天欠缺考慮,而是這些資訊在接下來的鵝廠遊戲跟潛龍遊戲的官司一事上,都將會逐漸暴露出來,待到自己被約談的事傳出去後,於外界的解讀中,那些暴露出的那些資訊問題更是會得到驗證,所以這纔有了...